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旅游》看天下
1979我们创刊41载真情相伴.......
从丰宁到乌兰布统
作者:文/庄静 图 / 王义猛
来源:旅游杂志社
发布时间:2020-05-09 14:58
  在草原上长大的孩子,有谁能不想念那风中的草香、那马背上串铃清脆响亮的岁月呢?那种对草原深入骨髓的迷恋,只有在草原上长大的人才可以体味。
 
  9月24号起了个大早,我们从威海出发,经烟台、潍坊、滨州、天津一路向坝上飞奔,路上的车辆稀少,我们沿G15沈海高速、G18荣乌高速、后经G2京沪高速,用时近9个小时,行程800多公里,下午到达北京怀柔区预定好的如家酒店。








 
  窟窿山与柳树沟已是塞外风光
 
  早上出怀柔城区继续向北,在市郊靠近河防口关时突然望见山上一段一段蜿蜒的长城。在山下关口处停车拍照,才知道此处是河防口长城。这也是长城的重要关口之一,处于京北著名“茶马古道”南段,是古代中原与北方游牧民族通商的重要通道。据史料记载,此段长城是明代在北齐长城基础上修建的,关隘设计严谨,敌台密集,又因建在陡峭的山脊线上,其险堪比箭扣长城。最著名的敌楼因地形所限,建成狭窄的长方形,故称夹扁楼,其西面的鲤鱼背尤其以险峭著名,是徒步者探险的天堂。我们在山下踟蹰一阵,放弃了攀登栈道一睹夹扁楼风采的想法,按原计划继续前行,直奔丰宁坝上。
 
  从河防口出关向北,就是塞外山区了。过去关外的人常常称关内为“口里”,关内的人称关外为“口外”,河防口南距怀柔城十来公里,因此被称为“口里第一村”。
 
  由河防口关沿着最美的G111京加路方向一路向北,进入山区,此时空气不再郁浊,突然变得格外清新。国道蜿蜒,沿途红叶相随,绿植漫山。路上经过隧道长3333米的“分水岭隧道”,隧道取意一山分两季,缘于此地“五一”过后,隧道以南景致是春意融融,而隧道以北却是冰雪覆盖,故名。路窄弯多,路两侧山势险峻,风光极美。到了窟窿山一带,见路标上标有“八里奇峰”字样,仔细看窗外,山峰的确是奇峰林立,峭拔多姿,而且多形态各异的巨石,十分有特点。
 
  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称窟窿山为“孔山”。窟窿山一带的一段路上竟然遇到一大片的油菜花田,金黄的油菜花开得正盛,令人眼前一亮。油菜花海以及花海近旁的山峰相映,既有北国的壮美,又有种江南小镇般的温婉灵秀。
 
  在柳树沟一带,我们邂逅了此行的第一片桦林盛景。拐下国道,沿着上山的土路迂回前行,路两旁收割过后的草场绵延到很远的山下,车子沿着土路一直爬到峰顶。俯视来路,群峰的弧度柔缓,成片的白桦林就在脚下,一簇一簇地聚集在山峦上,郁郁苍苍。那是带着自由味道的桦树,它们散漫地分布在山腰、高岗或某一段山脊上,站成了一队凛然的哨兵,也有三两相依、相拥成簇的,似三五好友在秋风里悄声私语。草木饮霜啜露,享日月精华、山间清风,它们姿态傲然,声色不动,阅尽沧桑,已然是山中俏美的精灵。










 
  半截沟 计划中的宿营地
 
  中午,我们在丰宁坝上一个叫四合泉村的地方吃了农家饭,然后准备去一个叫半截沟的地方,听说那里有一片极美的桦树林,有河水,适合扎营。有位开着拖拉机的热心村民带着我们穿过一片河滩。沿着山脚下走了一段,路不太好走,多有带棱角的石头,不得不小心避开。山上已经可以看到一簇簇的桦林。开到二道沟处,没有看到期待中的河水,我还以为找错了地方。从地图上看,这一带以“沟”命名的地方太多了,而且路上几乎没有看到旅游的车辆,于是彻底蒙了,索性一路开下去。路的右侧是一片松林异常茂密,左侧是望不到尽头的草场,被铁丝网圈了起来。沿着这条路行驶了几公里,期盼中的满沟白桦林铺展在眼前。
 
  将车停在山坡上,背着相机沿着山路前行。此时已是午后时分,斜阳烂照,山色鲜媚,烟岚霭然。现在正是最丰美的时节,路边阳坡上的桦树叶子已经是金黄与赭黄交织,叶片在山风中翻飞,哗哗有声,阳光照耀在油亮的叶片上,美得晃眼。阴坡处的叶子则黄绿相间,也是别有韵致。远处群峰苍莽,桦林的色彩因为深浅不同,显得极为绚丽斑斓。桦树漫山遍野都是,呈现着一种远离尘世才有的勃勃生机。
 
  在山间小土路上漫行,曲径通幽,美不胜收。隐约看到对面山坡上有零星的游人在移动,更多的时候只有山风寂寂,鸟声鸣啭。日影西斜,有淡淡的雾气开始在山间弥漫。我们尽享这段静谧的时光,有时可以听见近处的虫鸣声,风过处,桦树的叶子迎风曼舞,只觉美妙无比,在这样的山间,真想清歌一曲以抒胸臆。






 
  向晚时分,由山底氤氲而来的浓雾渐渐覆盖了远近,很快我们就被雾气包围了,山林变得缥缈起来,有几滴水珠打在身上。不远处传来牧人吆喝牛群的声音间杂着牛的叫声,但却什么也看不见,循着声音望过去时,它们早已隐在山林深处,在浓雾里远去了。
 
  回到车旁时,暮色将临,爱人极力动员我今晚在此露营,但看看茫茫少有人迹的群山,我迟疑不已,最终经不住他的要求,开始搭帐篷,埋锅做饭。烧了热水冲了奶茶,煮了两大碗方便面,热乎乎地钻进睡袋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往硬盘上倒照片。喝着奶茶看完所有的照片时,外面的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钻进睡袋里试图睡一会,感受一下,不知怎么心里总是忐忑,也许是第一次在野外露营,又因为周遭太过偏远的缘故,我突然后悔起来。于是我们钻出帐篷就开始收拾,赶在夜色降临前将一切收拾停当,拔下最后一颗帐篷的固定钢钉时,夜色已像一张大幕严严地笼罩了下来。
 
  在夜色中行车我们分外小心,经过河滩时,在一处小河谷徘徊良久才涉水而过,夜间已经分不清方位。当晚住在多伦县旧城区的一家客栈。






 
  寂寞的多伦湖
 
  睡了个自然醒的大懒觉,第二天上午,直奔多伦湖。
 
  去多伦湖的路上,路两侧都是大片收割过后的麦田,尚未拉走的麦秸堆散发出独有的芬芳,沟垅间还有成簇的芦苇在微风里摇摆。有车辙碾出的小路直通向远处,田间间或尚存绿意的,只是那绿意已现出丝丝的老态来,忐忑地等待着一场霜冻将它们覆盖。
 
  多伦湖位于锡林郭勒盟多伦县大河口乡境内,距离多伦县城仅16公里,景区这个季节是免费的。里面有两个出入口,都可以进出。第一眼看到多伦湖我有点失望。尚未到十一黄金周,除了我们,湖边没有游人,太安静了。秋色中湖水浩渺,烟波平静,湖边的游艇们寂寞地在微风里荡漾着,有淡淡的雾气朦胧在湖面上,芦苇、树丛隐匿在薄雾中。或许是天气的原因,湖水不够清澈,有些混沌,有些渺远,其间有野鸭偶尔掠过或在水面悠闲觅食。
 
  这个季节的多伦湖是宁静的,也是寂寞的。
 
  多伦湖地处内蒙与湖北交界,多伦湖源于蒙古语“多伦诺尔”,意为“七个湖”,康熙北征得胜后,翌年曾在多伦与内蒙古48家王爷和外蒙古部落首领会盟,旨在宴赏蒙古各部,化解旧怨,尽释前嫌,使之“永无离散之苦、争斗之害”,史称“康熙会盟”。蒙古的王公贵族年年来此聚会,满、汉、回商贩也聚来此地,交换牲畜等。后逐渐发展成为街市,使多伦成为漠南藏传中心,旅蒙商业贸易集散地,1958年隶属锡林郭勒盟。
 
  湖波浩淼,苇草丰茂,野雁低徊。明珠一般镶嵌在龚格尔草原上的多伦湖,带着这个季节独有的风姿,在我们的视野里,渐渐远去。








 
  塞罕坝与御道口渐入佳境
 
  越野车在草原上撒着欢地飞奔,在蓝天与草原的背景里,在蜿蜒的草原天路上,像一只小小的甲壳虫缓缓移动。草原正把最后的勃勃生机毫不吝啬地呈现着:云杉、冷杉、白桦、沙榆,以及各种叫不上名字的乔木和灌木丛漫山遍岭,色彩明艳地装点着塞罕坝的山山岭岭。这是一场各种植物争奇斗艳的色彩盛宴,目之所及,五色斑斓,充满了梵高笔下的热烈与生命力,勃发着草原独有的激情与活力。目力所及,层峦叠嶂之处,都是斑斓丰饶的色彩。
 
  塞罕坝是蒙古语,意为“美丽的高岭”,林地植被保护极好,丛林叠嶂,郁郁苍苍,有种远隔红尘的味道。塞罕坝草原在历史上一贯以水草丰茂、森林茂密乃至飞禽走兽繁多而闻名,在辽、金时期,曾经是皇家的狩猎之所,有“千里松林”之称。在这里,林木葱茏,广袤无边,进入塞罕坝,就仿佛进入色彩的世界。一路向北走来,塞罕坝恣意泼洒的色彩让每一位走进这片风景的人都目不暇接、赞叹不已。
 
  午饭后驱车前往御道口景区,这里曾经是清代皇家猎苑木兰围场的一部分,令人十分开心的是,沿途的风景极美,老树枝干虬曲,古松峭拔、松林绵延、丘陵起伏,色彩缤纷淋漓,恍惚中觉得自己在画中一般。走到一处有大片草场和河水的地方下车拍照,河边的石碑上刻有“滦河”二字,滦河水如带般在草原上迂回,水流清澈,在草原上缓缓流淌。河边水草丰茂,格桑花还在盛开,几匹马在河边悠闲地吃草,还有一辆架子车停在河边,偶尔有装满了草垛的牛车慢悠悠经过,草垛散发着淳朴的清香,这一刻仿如大师笔下的油画一般。








 
  龟山与大峡谷色彩的世界
 
  沿着桃山湖方向行驶,穿过御道口景区继续向北就可以到达塞罕坝与塞罕坝北麓的乌兰布统。在一处岔路口我们拐向龟山方向。龟山因山上有一座形似乌龟的怪石而得名,山坡平缓,车几乎可以开到山顶。下了车就可以看见一个形似乌龟的巨石,登上石龟可以将周围的林海以及茫茫草原尽收眼底,草原、山峦以及丰茂的林带延伸到很远处,金黄、赭黄、苍绿的树叶以及叫不上名字的赭红的灌木,色泽如立体版画一般。脚下是一片白桦林的海洋。踩着遍布野草的小路向桦林深处漫行、拍照,寂静的林区,只有鸟儿清丽的鸣叫与风过林梢时叶片哗啦啦伴奏的和声。走到林中回望,龟石上稀稀落落的人影已经很小了,在林海中,人是如此的渺小、孤单,那种天旷地远的渺茫之感,以及色泽上带来的视觉冲击都会让人心生一种对大自然由衷的敬畏。林海苍茫,山色斑斓,一切都是上天毫不吝啬的馈赠。于是我忍不住感慨草原的美,感慨上天如此偏心,将如此纯美自然的景色放在这么远的地方,让我们必要经历跋涉之苦才可以享有。
 
  沿着林间小路迂回到龟山脚下,远处的草场上,打草机收割后的草场上是一垛垛的草墩,牛羊在其间安闲自在地卧地反刍或者在悠然地啃草。小羊在草地撒欢,喜鹊在牛羊的身边漫步,草原是属于它们的,草原是它们的世界。山底下的小路纵横,将草原切割成一块又一块的,每一块都令你心生探究的欲望。偶尔有旅游的大巴停下,涌出五颜六色的游人来,三五成群地散布在这些板块各处,在板块深处散漫流动,忽而又涌上大巴驶出了视线,消失在林海深处。






 
  大峡谷就在龟山的对面,从公路到大峡谷不过几公里之遥。所谓峡谷,是对坝上“两山夹一沟”的特殊地貌的称谓。在辽阔平坦的坝上高原,突然“塌陷”下那么一条深谷,而且沟谷纵横,形成坝上的沟谷群。峡谷全长10公里,最深处有300米,小滦河水从谷底由北向南流出,将峡谷分成两个地貌,东面属燕山余脉,是白桦的世界,西面属内蒙古高原的余脉,山榆、山杏以及稀疏的白桦林和各式各样的灌木遍布其中;沟谷内色彩斑斓,植物繁多茂密,各种花草林木遍布其间,有沙榆、白桦,还有蒲柳、山丁子等,红、黄、绿色的叶片在暖阳下招展,深浅不一。
 
  站在峡谷边缘,可见山岭逶迤,丛林漠漠,近处叶子呈红黄交织的山丁子树叶片在暖风中摇曳着,远处的金黄的桦树与白色的枝干或浓或淡,油画般地富有层次,还有叶片落尽大片的呈灰白色的榉树,仿佛落满了雪霜。谷底滦河水曲曲弯弯,潺潺如镜,秋天在这里将颜料盘打翻了,涂就了这明媚斑斓的山峦河谷。山风轻悄,草木明媚,没有比此刻再美好的景致与心境了。






 
  七星湖与白桦坪金黄与湛蓝
 
  从大峡谷出来,我们没有继续往桃山湖方向,而是一路向北,下一站是七星湖和白桦坪。
 
  晚上在七星湖附近的小客栈投宿,已是感到寒意阵阵。晚餐时小饭馆里生了炭火炉子,我们喝了羊肉汤,吃了一大盘羊肉饺子,才感觉周身温暖起来。
 
  七星湖是因湖泊的分布呈北斗七星状而得名,位于塞罕坝林场北约3公里处,它由七个湖泊组成,湖泊水下流通相连,周围群山环绕,景致极美。早上7点,天已大亮,那天刮着凛冽的小风,远望七星湖烟波浩渺,秋风一起,浮光跃金,潋滟成波,湖周围金黄的水草芦苇几乎齐腰高,丰密茂盛。湖间用木栈道相互勾连,丰茂的芦苇在木栈道两旁匍匐摇曳,几乎将栈道覆盖,人走在木栈道上就像在芦苇丛中出没,小桥、小亭子也都是木质的,朴雅可爱。游客不多,女人们翻出特意带来的披肩,在栈道深处、在苇丛中、在湖波潋滟之间拍照,荡漾在湖面上的快意笑声和彩色的衣裳驱走了阵阵寒意。秋水长天,游者如醉,如果不是突然飘起的毛毛细雨加深了寒意,我定不想辜负这潋滟的湖水,会在这屈曲蜿蜒在芦苇丛里的木栈道上尽情消磨一段时光。
 
  七星湖的对面是一片桦林,名曰“白桦坪”。蒙蒙细雨中,从林间铺满落叶的木质栈道上慢慢登至山顶,落叶翩跹,厚厚一层落满了木栈道,林间阒然,少有人迹。抬头望去,蒙蒙的天色下,是直冲云天的笔直的白桦和扑面而来的大片浓密金黄的叶片以及湛蓝色的天。林间逼真的小鹿小熊等动物又给人一种恍惚穿越到远古的错觉,林间安静极了,只有风与斜斜交织的雨丝带来的沙沙声与阵阵寒意。






 
  为塞罕坝作一首诗吧
 
  塞罕坝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一处避世的桃源。
 
  历史上的塞罕坝水草丰茂、森林茂密,在辽、金时期称作 “千里松林”, 曾作为皇家狩猎之所,诗以言志,我已被塞罕坝的美与它的过往所倾倒:
 
  我该怎样盛赞你,这霜林如醉的秋光!
 
  洒满草堆的丘陵,像起伏的呼吸。
 
  桦林丰美庄严,帝王般的美袍绣满秋的阳光。
 
  山色如黛,被丰饶的色彩妆点,
 
  绯红、苍翠、金黄,将秋的山川铺满。
 
  秋水如梦、秋霜尽染,
 
  都说韶光如梦,却分明是涅槃重生。
 
  纵使叶落成空,
 
  来年还是绿意重生、风姿万种。
 
  这一季秋红,让你我在水光山色里重逢。
 
  多想把这山峦阅尽、水光参透,
 
  却总也走不完这山一重、水一程。
 
  辽帝的千里松林、依旧吹着塞外猎猎的风,
 
  康熙射猎的“木兰秋狝”,回荡着一代帝王骄傲的笑声。
 
  葛尔丹失意的眼神,
 
  早已在某一棵桦树的眼眸里牢牢生根。
 
  七十二围里急促的长哨声,
 
  依旧会在某段风声里跳荡。
 
  雌鹿木哨声里的温柔回首,
 
  雄鹿涉入险境的痴情命运。
 
  皇子皇孙们挽弓时鹰一般的眼眸……
 
  百草敖包依旧,
 
  大汗行宫不再。
 
  七星湖水草丰茂,清寂冷冽。
 
  白桦坪秋风细雨,叶落如蝶。
 
  人世轮回、默对过往,
 
  这一片寂寂秋光,
 
  从来都是旧时模样……
 
  这是我在心底,为塞罕坝作的一首诗,不,是我用这呕哑嘲哳的嗓子,为草原清歌一曲,聊示情怀。
 
  我驱车而过的每一处山山岭岭,曾经留下了多少草原民族征战的脚印、马群的嘶鸣?我想象中的脚印、人群,那些人吼马嘶、旗幡猎猎的激烈场景,在坝上的微风中、在历史的烟尘间,终将渐渐远去、消散。


 
  乌兰布统不知关山第几重
 
  乌兰布统处于塞罕坝北麓,平均海拔1640米。自驾游的好处是你可以随心所欲。我们的车在草原上恣意奔跑时,视线里永远都是白桦,它们呈现着深浅不一的金黄、浅黄、赭黄,而最远的山尖上,即将落尽叶片的叫不出名字的树木是大片茫茫的灰白,云杉、冷蒿、芨芨草漫山漫岭,在暖意未退的苍穹下,漠北的风温柔地拂过乌兰布统的山山岭岭。
 
  多年前看陈道明主演的《康熙王朝》,其中一段故事就是发生在这里,在这片草原上看失去葛尔丹的蓝齐儿格格在康熙的怀抱里痛哭,看她将一捧一捧的泥土洒在葛尔丹的坟墓上的场景,曾禁不住随她潸然泪下。今天竟然踏上了这片叫做将军泡子的地方,这里曾经是乌兰布统的古战场,是当年康熙亲征打败葛尔丹之地。这一带丘陵连绵,白桦成林,风景绝美。据说当年康熙亲率清军至此,平定葛尔丹,隆隆的炮声引发此处地质变化,地下水源渗出,形成一处水泡,又因康熙的舅舅佟国纲将军在此役中战死,此处就叫做“将军泡子”。泡子不太大,但草色苍苍,水波不兴,水鸟翩飞,草原小径逶迤,游客三五。这一方水泡虽然稍微清冷了一些,却也令游客踟蹰流连,浮想联翩。
 
  路经百草敖包,很惊喜地跳下车近距离欣赏。草原上,没有比敖包更亲切的存在了,在过去,广袤的草原上,敖包就是指路的坐标,经过的牧人都会下马虔诚祭拜、为它添上几块石头,牧人们靠敖包指示方向。敖包又是纯美爱情的象征,是男女青年谈婚论嫁必到之处,在草原民族的心目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敖包顶端直插云端的像三叉戟一样的东西叫苏鲁锭,透着圣神威严,下面圆形的敖包由多层石块垒砌而成,四周挂满了彩色经幡,我也学着游人的样子转了三圈请求草原神灵的护佑。
 
  风过处,经幡猎猎有声,似在祝福又似在喃喃私语。我忽然想起那首传唱了很久的《敖包相会》,听了那么多年,今天似乎才真正明白了歌中的情义,这样的理解也许真的要在这样的场景下才会豁然明了,尘世男女,祈求的莫不是平安人生乃至幸福爱情,敖包、玛尼堆、土地庙,莫不如此。
 
  回首敖包,在广袤的草原上,它作为一种信仰骄傲神圣地矗立在苍穹下,草原的风送来五彩旗幡猎猎地清唱,它们是在倾诉什么吗?爱情的缱绻?还是草原部族的变迁与过往?


 
  蛤蟆坝 如此完美
 
  通往蛤蟆坝的路真是草原天路一样的迂回蜿蜒,路的两旁要么是绿意葱茏的云杉、冷杉、松树以及金黄的白桦林相随,要么就是一望无边的草场、山峦。道路迂回起伏,行至高处,就可以望见更远处的山峦间,是无边无际的一直连到天边的杉树、榉树、山丁子树、白桦树,色彩斑斓,油画般的宁静。一路走来,越往北越是树木丰茂、色彩鲜媚。
 
  蛤蟆坝是桦木沟中的一个小屯子,位于红山子乡天太......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