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旅游》看天下
1979我们创刊41载真情相伴.......
开始我们的旅程
作者:文/李立风 图/杨琳
来源:旅游杂志社
发布时间:2021-02-01 14:43

  离开首都雷克雅未克,我们驶上一号公路。



  一号公路向着天际线延伸,笔直的,连个弯都没有。


  走出城市,眼前很快就是一片苍茫的景象。冰岛有300多座火山,享有“极圈火岛”之名。在层层叠叠的乌云下,火山群张着血盆大口,遥远地伫立着,从山上往下放射着黑色的滚石,仿佛是火山的裙子。这些大大小小的岩石虽然早已覆盖上厚厚的火山灰,却仍在棱角处显出了犀利,纵横交错在一起,不难想象当初天崩地裂、火球滚动时的壮观景象……


  冰岛算得上是世界的极寒之地了,长冬漫漫,狂风时起,一刮就是昏天黑地,飞沙走石,高大乔木应该还未能扎根就被刮倒;尚来不及孕育出新芽,落叶的季节就到了……因此,冰岛地表生长着的都是易活而短命的草本植物。


  远古时期,美洲大陆与亚欧大陆都是很活跃的板块,它们在大西洋中缓慢移动,然后碰撞,碰撞到一起的地方形成一条椎骨般的中脊。中脊被挤压而隆出水面的部分,就是今天的冰岛。因此,冰岛在地壳运动史上便拥有一个特殊的位置,整个岛屿地处美洲大陆和亚欧大陆板块的交界处,是大西洋中脊沿线唯一暴露在海平面之上的土地。






  我在肯尼亚见过东非大裂谷,那条裂谷也很有名。但它最窄的地方也有十几公里宽,像一条宽宽的无水的河,河道中全是民宅与耕地。只有航拍才能看出这条大裂谷的气势。而在冰岛不一样,大西洋中脊穿过整个冰岛,我们纵向驰骋冰岛,便是沿着这条被命名为丝浮拉的大裂缝前行。


  离开雷克雅未克大约50公里,我们来到了冰岛旅游黄金圈上最著名的一站——议会旧址国家公园。这个地方是观察丝浮拉大裂缝最好的地段。这儿的裂缝宽度最窄,沟壑最深,是真正的“地缝”。那幽深的谷底让人产生一种看不见尽头的晕眩。而最窄的地方,居然可以双脚跨在裂缝的两边,一种“脚踏两大洲”的既视感便会油然而生。


  除去地表上一道道的“伤疤”,议会旧址国家公园的黑色岩缝之间,还存在着另一片彩色的天地,那就是一个叫议会湖的湖泊。


  这是有一个十分神奇的淡水湖。它的神奇首先在于清澈。清澈的湖水不少,但清澈到能见度达到水下100米,就非常难得了。议会湖常年水温都在2-4℃之间,水越冷越清冽,固然是有道理的,因为水寒,生物不易存活与生长,但这并不是造成湖水高度清晰的主要原因。议会湖的水源自地下,来自冰岛第二大冰川的融水。这些融水要经过30年到100年才能通过熔岩场进入裂缝,经过这种天然的强度过滤,它的纯净度是非常高的。而且,议会湖是活水,因为不静止,产生微生物和细菌的机会很小,所以人们说它是“永远不会变脏”的水。






  也正因为是活水的原因,丝浮拉成为冰岛唯一不会结冰的湖,常年都可以潜水。关键是,丝浮拉大裂缝的底部延伸到议会湖,潜水者可以潜入透明度极高的湖底,在五彩斑斓的窄窄的裂缝间隙自由地穿梭游曳,这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在两个大陆板块之间潜水的地方。因而丝浮拉成为世界著名的潜水胜地。


  每当我看到自然界的伟力之作,都会有些心惊,无论是东非的大地“撕裂”,还是冰岛的板块“相撞”,都是大自然的“杰作”。也许造物主只是在不经意间翻了个身,或是打了个喷嚏,就足以让这个世界天崩地裂,甚至彻底摧毁我们这些凡人的生存环境。数亿年的时光,除了开天辟地,上天也给了蝼蚁般的人类一线生机,让我们得以进化。但我们生存发展的同时,危机也无刻不在。


  冰岛是火山国家,火山带来的景观常常伴有热泉。美国黄石公园有世界上最大的间歇泉,智利安第斯山上有海拔最高的……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