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旅游》看天下
1979我们创刊41载真情相伴.......
绿谷黑滩皆为美
作者:文/李立风 图/杨琳
来源:旅游杂志社
发布时间:2021-02-01 14:57

走了几天荒原,饱览了天苍苍与野茫茫,我们便对清隽灵秀有些向往。


刚听到羽毛大峡谷的名字,我们脑海里勾勒出的无非是山劈两半,绿植丛生,谷底有泉,游人如织。但是,见识终究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冰岛的风光绝对与任何地方都不一样,你得大开着脑洞,穷尽想象,才不至于回回惊讶到闭不上嘴。


犹如心急的读者,知道了一点玄机便急霍霍地去翻看结尾,我们马不停蹄地往山上爬去。山路沿着峡谷深壑往上延展,每爬高一段便有一个观景台,羽毛大峡谷原想慢慢展开它的故事情节,但我们并没有驻足,而是一鼓作气地奔向“结尾”。


当我们的双脚终于踏上山顶时,展现在眼前的是碧绿的一马平川,那方圆几公里的平川简直就像精心保养的高尔夫球场。不同的是山上没有一棵树,也没有一株草,除了我们脚下那条褐色的小路,满山都均匀地铺满了绒绒的火山苔藓,让人不禁想到,假如月球上有绿植,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吧。苔藓得到温度与清泉的双重伺候,长得均匀莹润,娇绿成一片。我蹲下细看,发现苔藓中错错落落竟然开着细小的花儿。袁枚说:“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这苔花虽然极小,却也开得正正经经,从针鼻儿大的花蕾到米粒大的花朵,绽放的过程一板一眼,体现了生命的尊严。冰岛特有的苔原地貌终于借羽毛大峡谷向我们展示了它最美的一面。


峡谷的雕琢靠流水,流水遇到如此精致的苔原地貌,也收起一向凌厉粗犷的外表,变得清澈又温柔。它并没有像往常那般粗暴地冲刷荡涤,劈山开岭,并在岩壁上留下斑斑肆虐的痕迹,而是沿着天神描好的线条,小心翼翼地切割前行……流水花了很长很长时间,才结束了这两三公里的精心贯通。后来它才知道,自己不仅又完成了一座峡谷作品,而且还协助天神在山梁上雕刻出了一个艺术杰作。如果航拍,人们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峡谷的走向是一幅美人的侧颜图,那饱满的天庭,深凹的眼睛,高耸的鼻梁,浑圆的下巴,对,还有长长的睫毛……羽毛大峡谷深达百米,直上直下,宽窄却只有二三十米,细笔深刀,正是金石界的高手所为。


羽毛大峡谷的尽头也是最高处,凸伸出一块平台,悬于整个峡谷的上空,站在那平台上,张开双臂便有飞翔的感觉。关键是,在这里可以俯瞰整条山谷。深褐色的岩柱长身玉立,不卑不躬,它们顶着青葱的头发,手挽手傲然地向远方排列,既威严又有喜感。偶有那活跃的崖石跳脱出队列,小笋般地便成为特立独行的“个别生”。正是这些进进出出的“个别生”,成就了“美人侧颜”突起部分的线条。


流水眷恋地不肯离去,它在上游还有奔窜的豪情,冲刷出一条白龙似的水道,但进入峡谷立刻变得十分文雅。它轻拂着每一座石崖的裙摆在谷底婀娜前行,遇到挡路的“个别生”也好脾气地绕路而过……流水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细磨加工,使羽毛大峡谷这件艺术品变得越来越深邃,越来越细腻。


峡谷的形成需要数万年,苔原的覆盖也要上百年,但只要随意踩踏,火山苔藓便会在瞬间不可逆地被彻底摧毁。长度仅两三公里的羽毛大峡谷形成得如此艰难,却又美好得这般脆弱。听说为保护这大自然的艺术珍品,减少它的承受力,羽毛大峡谷目前已经暂时不对游人开放了……



我们能亲眼目睹这冰岛最美的大峡谷,福莫大焉!


如果说,羽毛大峡谷的创造者是流水,那么黑沙滩的作者就是风与浪。


当年火山喷发时,玄武岩被融成粥样的岩浆后流向大海,未及入海便冷却的部分,便成为日后风与浪的研磨对象。经年累月,风不停地摧蚀,浪不停地淘涮,火山岩化硬为酥,化整为碎,化粗为绵……最终变成细腻的黑沙弥漫在海边。


黑沙滩就在迪霍拉里。为保护黑沙滩的环境,游人只能在一处观景台上居高临下地远望,这是我唯一见到的没有游人的滩涂。


无人的黑沙滩犹如一幅水墨画。黑沙慵懒地静卧在海边,成为画作的底色;一座更黑的……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