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旅游》看天下
1979我们创刊42载真情相伴.......
康巴第一桥 波日桥
作者:文·图/马恒健
来源:旅游杂志社
发布时间:2021-04-06 21:22

自北向南几乎纵贯四川省甘孜州全境的雅砻江大峡谷,山高水急,地理环境恶劣,历史上一直是由四川进入西藏的天然屏障。然而,就在这似乎是不宜人居之地,一座古称瞻对今称新龙的小城,居然坐落于险恶的雅砻江大峡谷中段。



位于历史上“民族走廊”深处的新龙,因特殊的地理环境形成对外的封闭,却幸运地使它的古老民族文化较完整地遗存下来。世界上惟一保存完整的藏式悬臂桥波日桥,以其近800年的资历,安卧在新龙县乐安乡境内的雅砻江上,淡定平和地辞旧迎新、迎来送往。波日桥被誉为“康巴第一桥”,南距新龙县城约40公里。



在这里,河流两岸山势较为低缓,河床也较为宽阔,水流也较为平和。西岸的桥头周边,更是一层层在大峡谷里少见的如梯田般的坡地,坡地上散落的藏居炊烟袅绕。



可以想象,当年翻山越岭历尽艰辛的贩夫走卒到达这里,除了短暂的歇息以舒展筋骨,也能够唤起思乡之情。


有人用“一根挑着两个箩筐的扁担”来形容波日桥,虽然不是很雅,却也贴切。


长125米、宽3米、孔径跨度60米的波日桥,由桥身、桥墩、桥亭三部分构成。东、西桥头的两个桥墩,形如两个坚固的碉堡,全部用圆杉木、卵石、片石相间叠砌而成。两个桥墩腰部临江的方向,用数根圆木撑成拱形。圆木长度自下而上,逐步递增,形成两个支撑整个桥身的悬挑臂,然后在悬臂上架梁,铺上桥板,再装上栏杆,构成桥身。两个桥墩之上,用石片叠的伞状圆形桥亭高近3米、面积约30平方米。


最为称奇的是,整座桥没有用一颗钉、一块铁,每一个结合部均用木楔连接,原始但结实。



波日桥约建于元末明初,由杰出的藏族建筑大师唐通吉布设计,并亲自率领民工风餐露宿几个月才完成。


作为大峡谷里极为重要的交通枢纽,波日桥见证着历史风云变迁。1930年,西藏噶厦政府的军队从甘孜进驻新龙,为了战略需要,烧毁了城区附近的6座藏式悬臂桥。使原本就处于甘孜州“肚脐”的新龙,更显得与世隔绝。风雨飘摇中幸存的波日桥,成为当时人们出入新龙的惟一通道。由于超负荷使用,破旧不堪的波日桥摇摇欲坠。



1933年,新龙一位名叫亚马的藏族民间建筑艺人临危受命,承担了维修波日桥的工作。通过几个月的努力,波日桥在历史原貌的基础上焕然一新。19366月,红四方面军与红六军团在新龙会师后,经波日桥挥师北上。此后,当地群众又亲切地称该桥为“红军桥”。



声名在外的波日桥由于形制的独一无二,早在数码相机尚未问世的年代,便有摄影者如此感慨:拍摄过它的那些摄影者使用的胶卷的重量可能以吨计!



我早已多次欣赏过摄影者们在各种季节各种光影里拍摄的波日桥,但始终感到有些遗憾。因为不知何种原因,几乎所有关于它的摄影作品,都没有呈现其桥亭内景,也甚少从局部展示其精湛的工艺。不过,此时的我很快明白了,因为我所在的东桥头桥亭的木板门紧锁,早已封闭了。


遗憾之际我抬头向波日桥上游望去,只见200多米开外有一座新建的钢索吊桥,几头牦牛正悠哉游哉地在桥上踱步。于是我抱着一线希望,决定过桥去西桥头桥亭看看。


走在钢索吊桥上,虽然感觉摇晃,其实蛮结实,在这一带不时可见到手扶式拖拉机都能过桥。过桥后便有一条1米多宽的土路直通桥亭,也许这就是当年的古道。


桥亭内正中的过道直通桥面,左右各有一个半圆形的房间,里面黑黝黝的,只有临江的方向分别开有一扇状如射击孔的窗户,透进一束光亮。联想到这桥亭的碉堡状,容易让人认为其具有封锁桥面的御敌堡垒功能。但事前我遍查相关史料,并没有为争夺此桥发生战事的记载。不过,这桥亭也应该不是纯粹为装饰、为美观而建。比较合理的解释应该是,这顶部覆盖石片、内部石条砌墙的桥亭,是为增加桥墩的重量,使其更为牢固,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暴雨狂风对桥墩损伤。当然,一个附带的功能,便是为南来北往的过客提供了一处躲雨避风的小憩之所。


走过桥亭两个房间之间的过道,便真正走上了波日桥。3米宽的桥面在不留缝隙的横铺木板的基础上,又以桥面的中线为准纵向铺有宽1米的木板,从而使桥面容易磨损且受力最多的部位得以强化;同时,也使桥面平顺了一些,减轻了一点走在桥上的颠簸感。桥栏杆也一点不马虎,其材料全部是碗口粗的圆木,虽然看起来简单粗糙些,但足够安全。


走出桥亭,我仍然感觉对波日桥的观赏似乎还欠缺点什么。在面对西桥亭依依回望时,其左侧一条隐于灌木丛中的通往江边的坡道使我明白了……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