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旅游》看天下
1979我们创刊42载真情相伴.......
植物印染 用心展示出的色彩
作者:文 / 李磊 解美仙 余康 图 / 楼杰 陈英泽
来源:旅游杂志社
发布时间:2021-04-03 10:00

不论穿的是夹克、西服,还是长袍、大褂,爱美的人类绝不会让服装成为一片雪白。据考古发现,我国的印染工艺起源于六七千年的新石器古代,商周时期国家就开始有了专门负责印染的机构,从国家层面系统开启了那座五彩缤纷的大门。我国古代的印染大致分为两类:植物印染与矿物印染,都是使用纯天然的染料,还原了大自然的美。而随着西方工业化的发展,机械化合成印染以它成本低、速度快、持久性强等优点迅速成为了印染产业的主力军。值得自豪的是,改革开放之后,我国印染化工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已成为世界印染大国、强国,目前加工能力稳居世界第一。但在咱们这个印染大国里,还是有那么一群追求返璞归真的人们,他们遵循先人们留下的传统工艺,印染出自然环保的绿色纺织品,大飞就是这群人中的一员。



植物印染与矿物印染相比更为环保,选材皆为有机的绿色植物,对人的皮肤更为友好,无毒无害,即使是作为儿童玩具的染料,也不用担心被小朋友齿舌关照。所以在大飞的染坊之中到处都晾晒着各色的绵布小熊、小兔,活泼可爱,让人仿佛回到了童年。



一个个大大的染缸,让院子里弥漫着浓郁的中草药的味道。染缸一半在土上,一半埋入土中,就好像植根于院子之中,这既是为了保温,又是让染料充分吸收大地之气,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染缸中的水绝对的绿色环保,清洗后的水甚至可以用来浇花,这是合成印染想都不敢想的事。



染坊里面除了印染的设施之外还种着一些植物,把环境装点得格外舒适,但这些植物可不是普通的花花草草,它们也都是印染工艺的一部分——植物染料的本身。大飞对中国传统植物染料的研究,到了如痴如醉的层次,印染古籍成为他的知识宝库,反复试验是他日常的“家庭作业”。他的足迹遍布中国很多省份,先后前往贵州的大山、海南的渔村,挖掘民间的印染技法,探索中国植物的颜色奥秘。对于中国传统印染中的植物颜色谱系他如数家珍。蓝色就要用蓝草,也就是荀子《劝学》中所说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表达的意境;而红色则可以用茜草,黄色的可以用栀子……这些植物不光可以作为染料,也有着一定的保健作用。蓝草的根也就是我们一般所说的板蓝根,功效自不用讲;茜草能凉血止血,栀子则可以护肝利胆,就连染缸中的靛泥晾干之后都是药材。从这些植物染料之中可以深刻体会到古人亲近自然、利用自然与自然共生的智慧。



大飞每一天的工作,从唤醒染缸开始。唤醒染缸也就是对染缸里的染料进行充分搅拌,让天然的化学反应活跃进来,所谓的人勤缸不懒。染料是有生命的,是活着的菌类,天热的时候要为它们通风换气,天冷的时候要为它们加温保暖,下雨的时候还要为它们打伞遮雨。每天染到一定数量它们就要休息了,强行“加班”它们就会闹罢工,让颜色出问题。如果它们生了“病”了,还要“吃药”治疗。可以说染料就像传统印染人的伙伴,只有用心来维系之间的关系,才可以让它们发挥出最好的效果,其实与其说是用染料在印染不如说是用心在染。大飞的一口染缸已经有5年了,引来很多国内外植物印染高手前来观摩学习,成为了他的一个骄傲。



对于染料的把握,大飞已达到了运用之妙存乎于心的水平了。他的多种知觉都可以对染料的状态进行判断;先是用眼观,观其色,观其状;之后用鼻子嗅,有淡淡的草香才好;再用手摸,滑腻的方可达到要求。在长时间的印染工作中,大飞的手已变成蓝色,那是一种健康的蓝,如不再从事印染,半月后就可以自动新陈代谢掉。最后更为神奇的是用舌头尝,舌头是人体中最为敏感的器官,也是大飞的绝技。用如此熟练的技法,大飞可以成就不同的印染作品,既有之前所见的布偶玩具,也有纸灯、纸扇等传统产品,服装、布艺制品更是数不胜数。竹、纸、木皮、木块、树脂、皮料、羊毛、头发等都成为了他实践的对象。他还创新尝试过实木地板的印染工艺,并应用印染的方式创作不同风格的装饰画。大飞在印染工艺的艺术创作道路上前途宽广。



如果不采访还真不知道,大飞曾做过10年的老师。对于植物印染技艺的探索让他走下了讲台,但在他的心中还是时刻关注教育,希望让更多的孩子接受传统艺术美学的教育。他做公益教育的足迹遍布中华大地,走进西南的大山与留守儿童一起发现他们身边美的故事,也曾前往特教学校让残障儿童体会扎染的乐趣……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