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旅游》看天下
1979我们创刊42载真情相伴.......
寻找一个岛 在记忆和现实间
作者:文 图/叶孝忠
来源:旅游杂志社
发布时间:2021-05-15 19:17

除了新加坡本岛之外,其实,南部海域中还有好几个小岛,比如魔鬼岛、圣约翰岛、龟屿、姐妹岛,不同的岛屿都有不同历史、故事和风景。



每次想要旅行,第一选择就是搭船去南部岛屿,打包行囊的心情像出国。搭上回程的船,船员还会问:回新加坡吗?似乎去了南部岛屿,就是出了国。



在岛上,手机还会轻易连上印尼的电信网络,没关闭国际数据漫游,就可能会收到高昂的账单。海南岛比新加坡本岛大约49倍,但新加坡的外海还有约60个小岛屿,大部分位于新加坡岛的南边、新加坡海峡中,所以统称为南部岛屿,最有国际知名度的就是圣淘沙。过去一些南部岛屿都有村庄等,但现在人口都已经迁往本岛,一些岛成了新加坡人的游乐场,一些则改成军事基地和炼油中心等。



在文学和电影作品里,岛屿经常是一种隐喻,象征天堂别境和另一个世界。当生活越来越杂乱、喧闹和拥挤,岛屿的象征意义更加倍强化。乘船出海,远离尘嚣,吹着海风,航行于海上的微微颠簸,整个过程就让人心旷神怡。



魔鬼岛



在新加坡想要旅行,不妨去找一个小岛,位于南部海域中的魔鬼岛是我的首选。我喜欢岛,喜欢岛所能象征的意义。抵达前,由远至近,慢慢靠近一座岛和它所拥有的碧海蓝天,这画面就是旅行。在黑夜和星星醒来之前,离开一座岛,船只义无反顾往家的方向前进,那卷起的层层浪花,长长的奔涌,像是送别,也是召唤的手势,橘黄色的天光在黑夜的边境中来回逡巡,依依不舍。



只要出发,就有风景,乘风破浪心情好。城市南区天际线里排排站的高楼,护送我们出航,渐行渐远,以这样的角度看新加坡,会发现小小的城国其实很好看。渡轮会经过巨大的轮船,这些载货或运油的巨无霸,像海上的城堡,是繁忙港口的“见证人”,还是第一次能那么靠近它们呢。



经过毛广岛时,岛上一排排的烟囱和圆滚滚的储油设施,构成极具超现实的画面,在重工业的咫尺之遥,竟然也能容许魔鬼岛热闹的生态乐园。这或许就是新加坡有趣的地方,那么小的地方,却能挤入各种文化和生态,大家比邻而居和睦共处。



南部海域也是繁忙的航道,经常掀起沙石,所以海水能见度不高,但不要意外,这片蔚蓝却拥有超乎我们想象的海洋生态,竟然有超过250种的珊瑚,约占全球珊瑚种类的三成,有200多种海绵和超过100种的珊瑚礁鱼,虽然海水较为浑浊,要看见它们并不容易,但看不见并不代表不存在。



在马来语里,Hantu是鬼魂的意思,相传古代有武士在此决斗,死后化为小岛,甚至在岛上游荡。魔鬼岛其实是一组遥遥相对的双岛,Hantu Besar(大鬼)和Hantu Kecil(小鬼),中间隔着泻湖,低潮时能步行而过。登上大魔鬼岛,眼前海水如此清澈,一阵阵的鱼群被我们惊扰,那是我在新加坡见过最动人的碧绿。这几年新加坡的海洋生态环境获得改善,也越来越多野生动物以此为家,不久前还有钓鱼客在新加坡的海域发现罕见的鲸鲨;在海龟产卵的季节,南部岛屿和东海岸也常有海龟到访,产下珍贵的小生命。2011年,海洋科学家还在南部海域发现造型独特的杯状大海绵(Neptune's Cup Sponge),当时人们以为这独特的海洋生物已经于1900年初就绝迹了。



岛上各处有不少小巧的沙滩,以新加坡的标准而言,可以称得上水清沙幼。沿着海岸长着椰树,似乎是沙滩最忠诚的守护者。岛上人不多,工作日更是没人。但吸引了前来海钓的人,钓到一尾闪闪发亮珍鲹,其凶恶的表情不再具有震慑力。



也在这时才能注意到原来岛上有那么多的相思树,悄悄撒了一地的红豆。岛上壮丽的海杏仁树长得放松和放肆。记得小时候养打架鱼,总会和爸爸去捡暗红色的落叶,浸泡在鱼缸里。据说这有抗霉菌的生长,养出来的打架鱼才会健康好斗,也不知道这些微不足道的智慧,人类是究竟如何获得的?



小岛原本就很小,“大鬼”占地只2公顷,“小鬼”则0.4公顷,上世纪70年代中的填土,将土地面积增加到12.2公顷,却也破坏了原来的珊瑚礁石及原始的海岸线。多年不再打扰后,各路生命也就慢慢回来了。



退潮时,海里世界也毫无保留展露出来。但有谁能真正理解它们?落入凡间的海星,在沙地上偷偷画了一个又一个星星的图案,如果没人看见,它们就会“纷纷开且落”地被潮水掩埋。海星这家伙有再生的能力,断肢后还能慢慢长出来。各种色彩鲜艳的珊瑚礁石,也露出海面晒太阳,一身重复繁复的纹路,究竟是来自谁的恩赐?被人类的脚步所惊吓,小螃蟹慌张地躲进礁石的缝隙中,那里看似安全,会不会也隐藏着致命的危机?一群群的小章鱼,我还没看清楚模样,就留下了一溜烟的墨汁,像在水里书写无人能辨识的狂草。



我们眼前的世界,其实都是人类的视角所观照出来,未必是真实发生,只是我们暂时所能理解的世界。当我蹲着,发现这姿势还不够低,就索性把自己埋进水里,从潜水镜窥视着小丑鱼和海葵的天地。这个平视的角度刚刚好,一对一大一小的小丑鱼,约莫两公分长,有着一脸疑惑的表情,守护着小小的天地。如果它知道我们叫它小丑,心里会有何感想?小丑鱼是海洋里的模范夫妻,实行一雄一雌的配偶制,雄性小丑鱼比雌性的小。雌性小丑鱼死去后,族群里体积较大的雄性小丑鱼则会变性为雌性,这对小丑鱼的繁衍最为有利。海葵迎浪招展的触须,带有刺细胞,能给小丑鱼带来庇护,小丑鱼身上就会分泌一种粘液,保护自己不被海葵所伤。小丑鱼会紧紧守着海葵,驱赶前来吞噬海葵的蝴蝶鱼。在周遭的世界里存在着各种的共生关系,难怪会经常听到人说 “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这样的话。



圣约翰岛


登上圣约翰岛,先是一群被照料得极好的肥猫来迎接你。心情轻松的人专程来此钓鱼、露营和野餐,时间就应当投资在这些事情上,回报将是被大自然洗涤过的身心。



眼前的圣约翰岛和我印象中的记忆,差别不大。小岛环境清幽,岛上共有10棵受保护的古树,树干粗壮枝叶茂密,苍苍莽莽的生机盎然,看样子就知道树龄不小了。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有越老越优雅的生物,那么必然是树了。清晨下过一场雨,让整个岛显得更绿,空气中有泥土和雨水混合后的味道,这是种久违了却熟悉的气息。偶尔枝丫间有动静,我能听见有几只鸟在聊天,但怎么也看不见它们的身影。风吹过,下起一场无伤大雅的小雨,如果不是有太多时间,是无法感受到生命及周遭一切悄然发生的袖珍戏剧。岛上虽然只有三两个常住人口,主要工作是维护岛上的卫生及设施,但流浪猫的数目和人口比较却是不成比例的高,几乎我们所经之处,都会有野猫随行,它们看起来都颇为瘦弱,活动量不大,但总用乞怜的眼神看着游人,等待他们的施舍。



宁静的岛屿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200年前,东印度公司的职员莱佛士在和新加坡天猛公会面并租借新加坡之前,最先靠岸的就是圣约翰岛。1874,圣约翰岛成为新加坡的防疫岛,当时入境新加坡的旅客若有传染病,都会送到岛上进行检疫和隔离,无恙后才获准登陆本岛。上世纪50年代,圣约翰岛上还设有关押政治犯的拘留所及戒毒中心等。一直到1975年,它才卸下沉重的使命,摇身一变为供新加坡人玩乐的休闲岛。现在岛上还有一个海洋研究中心,设计了看板和触摸池,让公众能进一步了解新加坡的海洋生态。然而由于疫情关系,目前中心展区处于关闭状态。



通过填土,圣约翰岛和周围的两座岛屿(Pulau Seringat)及拉扎鲁斯岛(Lazarus Island)连成一座大岛,由圣约翰码头走15分钟,就能抵达更幽静的所在。沿着海岸线和防浪堤,走在规划良好的步行道上,就能够眺望到新加坡城区的美好风景。在国庆节期间前来,还有机会看见挂着国旗的军用直升机,飞过新加坡海域的风景。 Seringat和拉扎鲁斯岛的交界有个地方,被誉为新加坡最美丽的沙滩,约200米长的半月形海湾,水清沙幼,周末经常会有游艇停靠。但就算是周末,沙滩也只有少于5人的流动人口。我设好帐篷,煮了咖啡,看几页书,就跑进海里。仰头看天空无云,椰树在风中低吟。小岛的故事已鲜为人知,在旧纸堆中挖掘,这里有过马来渔村、沿海的浮脚屋、善泳的子民、牢房,还有起了坟的墓地,失去了这些历史的证据,就似乎不曾存在。如果你想清静地待在海边,那就带上你的野餐垫、防晒霜和一本书,躺在沙地上,听风清唱一曲婆娑的热带情歌。



龟屿


龟屿是三个南部群岛中最小的,总面积才约8公顷,但拥有最多的民俗看点。岛上有适合野餐的草坪,还有一个养龟池及色彩斑斓的大伯公庙。每年农历九月的龟屿进香季,数以万计的善男信女就会前往龟屿祭拜神明,让平时宁静的小岛热闹起来。



我小时候去过龟屿好几次,都是跟着妈妈去进香。到了我这一代,每逢农历九月把孩子带上岛的家庭,应该越来越少了吧。后来才知道岛上拜的是大伯公,那是我们的守护神。大伯公是受新马人欢迎的神祗,也称为福德正神,信奉大伯公的庙宇被称为福德祠。但大伯公究竟是谁?根据研究本地民俗和历史的著名南洋学者许云樵教授的说法,“大伯公”一词来自马来语和客家话,“伯公”是客家话,土地公之意,“大”则源自马来语的Datoh(神)的简称toh的音译,马来人称伯公为“Datoh Pekong”,后来就慢慢叫成了“大伯公”,这个名字的演化就已经能体现出南洋混杂的文化个性。一些学者相信客家人由广东带来了土地神的信仰。南来挖矿的华人,因为翻土会冒犯到土地,因此就开始拜祭大伯公,祈求平安。在本地常见的大伯公神像,服饰造型相似中国的土地神。


网上资料写着农历九月刚好是大伯公的生日月份,为神明庆祝生日是个多美好的想法,似乎他就在我们身边生活着,保佑着我们大小事务。另一种说法也很美妙,相传在某年农历九月,有只海龟变成了一座岛屿,拯救了遇上船难的水手,他们每年农历九月就回来答谢海龟救命之恩。


参观完龟屿大伯公庙,可以登上不远的小丘,山上有19世纪马来人的拿督公圣祠。一路上的树枝都挂满了各种求子、祈福的黄色彩带和石子,不孕的夫妇相信这个圣祠能给他们带来好运。拿督公原本是马来人的原始神,一些拿督公是由当地英雄演变而成。祭拜拿督以保平安,功能和华人的土地公十分相似,因此华人也会祭拜拿督公。


龟屿的沙滩水浅,适合小孩戏水,也适合无所事事。岛上无商店,记得备好干粮和食水,挑个能眺望新加坡本岛的凉亭歇息,你会发现这竟然是一个回望新加坡的绝佳角度。刚好遇上退潮,漂亮的珊瑚都露出了海面,蟹兵虾将也都出现了,海葵摇曳生姿,眼前不远就是新加坡岛南区的繁华盛景。涉水而过,惊动了无数生命,会有那只化作岛屿的海龟吗……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