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旅游》看天下
1979我们创刊42载真情相伴.......
梦回中世纪
作者:文 李立风 图杨琳
来源:旅游杂志社
发布时间:2021-05-25 11:38

爱沙尼亚位于波罗的海东岸,是一个人口仅有130多万,存在感很低的北欧小国。但首都塔林的古城却闻名遐迩,使得许多游客宁愿绕道也要来这里。



时代年轮上的塔林



从12世纪以来,爱沙尼亚被丹麦、瑞典、波兰、德国与俄国占领,一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它才正式独立,是个相当年轻的国家。然而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爱沙尼亚很快完成了经济体制的改革,并先后加入了北约与欧盟,而且迅速提高了自己的人均GDP,消费水平直逼西欧国家。



时间倥偬,霸主来去,各列强在掠夺与占领之后都强行植入自己的文化,爱沙尼亚便也印满了其痕迹。今天塔林多样风格的建筑,其实是用屈辱的历史换来的。但也正因梦回中世纪爱沙尼亚位于波罗的海东岸,是一个人口仅有130多万,存在感很低的北欧小国。但首都塔林的古城却闻名遐迩,使得许多游客宁愿绕道也要来这里。如此,给我们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像塔林这样保存完好的中世纪古城已经很少见了。



走进中世纪古城


从塔林现代化的大街走进古城的城门,就像时空穿越,我们一脚便踏进了中世纪……



作为中世纪的古城,防御用的城墙必不可少,塔林修缮了一段可供参观的城墙,门票不算太贵。这段城墙大概有两公里左右,间隔着十几座防御塔楼,成为老城的一大符号。城墙并不高,红色瓦顶的木回廊与斑驳厚重的城砖充满了沧桑的历史感,城墙游龙似的蜿蜒在古城外围。民宅就在脚下,站在城墙回廊上几乎伸手就能触摸到民居的屋檐。想想当年城上抗敌将士若有需求,边邻的百姓从窗口就能扔过一块热乎乎的白薯来……防御塔楼有窄长的瞭望窗口,其实观测视野是很狭窄的,但防御射过来的敌箭,以及乘敌不备发个暗箭什么的还是没有问题。 



古城分为上城区和下城区,下城区为普通百姓的区域,住宅相连,街邻互往,很有烟火气。中心广场有热闹的集市,广场四周的饭馆及卖杂货的摊位生意兴隆,叫卖声此起彼伏,搭着毛巾招揽生意的门童笑意盈盈,人来人往,游客如织。我想像着,如果让眼前熙熙攘攘的现代游客全都换上18世纪的服装,男人扎腰束腿,肩扛手提;女子身着长裙,手挎竹篮;偶有绅士高帽燕服,执杖缓步……他们穿行在窄街小巷,流连于热闹的集市,再配上莎拉布莱曼的《斯卡布罗集市》的伴唱,那会是一幅什么样的市井繁华图啊……



比之下城区,当年贵族都住在高坡上,所以上城区是富人居住的地方,曾经的官府也设在那里。穿梭时空的街道连接上下城区有两条小路,有趣的是路名被翻译成“长腿”与“短腿”。我们沿着“短腿”往上攀爬。离开下城区,道路就清净了许多,脚下的罗马砖,被岁月磨得圆滑光亮,斜阳为它披上一层金色,那金色便幽幽地伸向远方。小路两旁也尽是清新的小景,安静的咖啡座、精致的杂货铺、袖珍的小吃店,还有深藏不露的名菜馆。更有那探出墙的鲜花,布满门楣的绿萝。而拐一道弯便冒出一个教堂的塔尖,更带给你无限惊喜。且行且赏,有观不完的景致……


从“短腿”小路可抵达丹麦国王花园。这是一处幽静的平台小花园,四周有城墙环绕。正当夏季,绿树成荫,鲜花盛放,宁静而优美。传说13世纪时,丹麦国王征战此地,即将兵败时,突然从天降下一面画着白十字架的红旗,然后丹麦军队便奇迹般地转败为胜。后来丹麦人在此统治了百年,而白十字红旗也成为他们的国旗。令人不解的是,在丹麦花园不同的角落伫立着三座两人多高的修道士铜像,年代久远,铜像已变得漆黑。他们或手执权杖,或手捧经卷,奇怪的是铜像全是兜帽遮眉,却没有脸!没有脸的修道士多了几分神秘与不怒而威的气场,让途经他身边的人也不由得低眉敛气……


在丹麦花园附近,有一座漂亮的东正教堂,那洋葱头的穹顶特别精美。对于游客来讲,这座教堂倒是颇受欢迎,因为它实在太出彩、太抢眼了。


我们热爱“偏门左道”,喜钻小胡同,在东段城墙附近,我们“误进”了一条很特殊的小街,却让我们看到了最有中世纪风情的景观。后来才知道这就是著名的“圣凯瑟琳小径”,它因为离圣凯瑟琳教堂比较近而得名。这是老城中最有中世纪特色的地方,巷子只有一臂多宽,地上铺着鹅卵石,两旁是斑驳的古砖墙,间隔不远头顶上就横出一条带瓦的石梁,根根石梁排列,远看就像一座廊桥。走在这不长的古巷中,扑面而来的是一种陈旧的历史氛围。


钟声悠扬上城区


我们兜兜转转地终于进入了上城区。上城区特别幽静,一座座红顶别墅错落掩映在绿树丛中,每个院落都是一道独特的景观。古城中……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