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旅游》看天下
1979我们创刊42载真情相伴.......
仲夏图尔库 旖旎也少了些浮华
作者:文/李立风 图/杨琳
来源:旅游杂志社
发布时间:2021-06-03 21:10

临河而居的美丽之地


我们离开赫尔辛基一路北上,车行约170公里,便到了芬兰的旧都图尔库。如果说赫尔辛基像一个满身书香的女学生,图尔库则像一位有着老人灵魂的美少年。



这个坐落在波蒂尼亚湾旁边的城市,美得不可方物,其中主要原因是奥拉河从城中缓缓流过,它清澈见底,不宽不窄、不疾不徐……给这座只有18万人口的城市带来无比的灵动。


在钢筋水泥林立的都市,河流犹如它的血脉,河水的灵活与自由给冰冷刻板的城市带来一些大自然的气息,也带来几多生动,使拥有河流的城市都有着一种灵秀的美。很难想象,如果巴黎没有了塞纳河,伦敦缺少了泰晤士河,维也纳失去了多瑙河、圣彼得堡不依傍着涅瓦河……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河流与它岸边的建筑构成这座城市最美丽的天际线,而沿河的市井风情也成为这座城市的文化符号。



 图尔库翻译过来就是“临河而居”的意思,实际上图尔库整个城市也是沿河而建,上游伫立着大教堂,下游盘踞着大城堡,教堂安放灵魂,城堡守护城池,两大地标建筑遥相呼应,百姓在其间安居乐业。


大教堂始建于800年前,经过不断扩建,到了14世纪才形成今天这个规模。主教堂旁边还有两个小教堂,组成最美的宗教建筑群落。宣礼堂内有巨大的管风琴和精美的壁画,这里不仅传递着向善的福音,还成为宗教博物馆。



傍晚,我们从大教堂出发,沿着奥拉河走向下游。


仲夏夜不落的太阳



芬兰人好不容易熬过漫漫长冬,他们无比珍惜这仲夏夜不落的太阳,傍晚的奥拉河两岸人流如织。接近入海口的地方停泊着一些游艇和小船,两艘快艇风驰电掣地驶向更宽阔的水域。一架帆船上,父亲张帆,母亲解缆,年幼的一对儿女身着救生衣雀跃在船头,出海看夕阳是这一家人夏季夜晚最喜爱的活动吧?岸边林林总总着许多小店,空中弥漫着热气腾腾的饭菜香味,好有烟火气。聪明的店主知道图尔库人喜欢奥拉河,便把咖啡座、小食桌、啤酒桶统统搬过小马路安放在河边的草地上,还有的直接把饭桌安置在悬挂着大鱼的船上。人们喝着咖啡,呷着啤酒,让金发沐浴河风,让双肩披满阳光,男女老少谈笑间觥筹交错,静默时慵懒闲适,无论动与静,脸上都写着“安逸”二字。



岸边有三四层高的民宅,面河的阳台上都有舒适的座椅,此时饭后,阳台上的人们或坐或站,从更超脱的视角俯瞰着与己相关的河景与街景。晨昏雨雪不出家门便能凭栏观赏奥拉河的风光,住在这里是多么惬意的事情。



酷爱运动的图尔库人,使这个城市充满了活力。这里的小孩子喜欢山地车,年轻人爱穿轮滑鞋,中年人脚踏平衡车,连姑娘们也把滑板踩得嗖嗖的,更不用说划水冲浪、皮艇竞速、海上征帆了……而最疯狂、也最让我们惊讶的竟是这里的老爷子们,他们居然喜欢飚机车和玩老爷车。 


夏天正是摩托俱乐部活动频繁的季节,驰骋了一天的机车手们此时都聚在奥拉河边消夏。我们在这条街上见到数百个五六十岁的老爷子,他们身板挺直,精神矍铄,身着专业的皮裤夹克,有的侃侃而谈,有的手握一杯啤酒慢慢品尝,都十分潇洒。而岸边那些机车整齐地排列了好几百米,我们逐一浏览过去,哈雷、雅马哈、川崎、本田、宝马……各色名牌俱全,令人惊讶的是其中有很多大排量的重型摩托……这些老爷子怎么驾驭得了啊!一位年近七十的老车手,说他退休后开始喜欢上机车,他随俱乐部远征过不少地方,那种爬冰卧雪的奔袭不仅让他十分享受,也让他感觉自己还年轻。 



离开机车队,我们前行了不过几百米,又遇见一群老爷子,这回看着年龄比刚才那些人更大一些,但都是西装革履,风度翩翩,那花领结与宽腿裤很有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历史感。而放眼望去,停车场上,近百辆各色各样的老爷车正在熠熠发光,这阵势我们见也没见过。众多车里,我只认得出德国的霍西和美国的帕克嘉德,其他全不认识。老爷车不仅代表着速度力量和优雅尊贵,更代表着一种追求。一个体态有些龙钟的老人告诉我们,这些车都是他们的收藏品,论起维修改装,他们都是行家里手……人说“少要稳重老要狂”,就像夕阳更加璀璨一样,集经验、见识、胆识于一体的老年人,不应只有暮气,他们本身就该焕发出人生的辉煌。苏轼在《江城子》里唱道:“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诗人老当益壮的英姿跃然于纸上,但当时苏轼才刚40岁,而眼前这些真正的“老夫”平均都有六七十岁了。无论机车手,还是老爷车手,图尔库老爷子们的骨子里还都奔流着狂放的热血。



在我们国家,老爷车是富豪们的玩具,而摩托车则是时尚青年的游戏,在一个仅有18万人口的图尔库,居然让六七十岁的老头们把这些运动玩出了规模、玩到了巅峰,我们不禁要为芬兰老年人积极而浪漫的生活观念点赞。不难揣度:支撑他们这种浪漫的,除了观念,还必是生活的无忧与财富的殷实吧……


浴火重生的城市


芬兰仅仅建国百年,图尔库的历史却可以追溯到中世纪。当16世纪图尔库成为芬兰公国的首都时,作为今天新都的赫尔辛基还是个只有6间小房子的荒芜之地。


沿着奥拉河右岸我们一直走到入海口,便见到了矗立在河口守卫了图尔库700多年的古城堡。这座用石头砌成的城堡初建于1280年,用了280年时间才完成。中世纪的城堡最早是作为军事防御的设施,文艺复兴时期,法国卢瓦尔河谷的王公贵族们从罗马感受到了奢靡的生活享乐,才逐渐将他们的城堡改建为防御与享受相结合的建筑……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