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旅游》看天下
1979我们创刊42载真情相伴.......
隐居山水间 还原生活应有的面目
作者:文/李立风 图/杨琳
来源:旅游杂志社
发布时间:2021-06-03 19:53

来到森林中的“家”


我们今天民宿的地点在芬兰中部的叙斯迈。



按照GPS的指引,我们开车下道已经走了十来公里,不但不见村庄人家,反而钻进入了一片密林,路边的杂木遮遮挡挡,脚下的土路越走越窄,窄到我们得把后视镜折叠起来才能前行,“大九座”碾压着沙沙响的落叶犹犹豫豫地挪动着。大家心生疑惑,什么人家会住在如此偏僻闭塞的地方,我们会不会走错了路?


钻出密林上了一条砂石路,在三岔口,我们见到一堆拦路的巨石,其中一块上面粗犷地写着一些数字和箭头,那箭头指向的方位就应该是隐居林中的人家了。我们朝着“36”的方向走,拐进一条小路,不久便见到一个灌木掩映的入口,没有围墙,没有篱笆,穿过一片山石与树丛,我们的车已然进入了一座院落。



院落里与外面的野趣截然不同,整洁的石阶把我们带向一座精巧的二层小楼,宽宽的门厦有木花板遮阳,花板上拴坠着一些手编的流苏和铁丝玩偶,生趣盎然。台阶旁边立着一个半人高的花缸,不种俗花艳朵,却茁壮地长着蒲草。半旧的藤椅摆在门洞,却见一盏古典的吊灯在门廊高高悬挂,低调中悄悄透出一丝贵族气息。 


推开厚重的橡木门,玄关有一壁遮挡,迎客的是一幅风光油画,那画框陈旧古朴,很有年代感。拐弯处摆着一张古琴样的门桌,除了几本厚厚的书籍,还有一本翻开的日记本,竟还有一支羽毛笔斜躺在书桌上。



门厅非常宽敞,地上铺着半旧的波斯地毯,也是一尘不染。穿过门厅是敞亮的餐厅,餐厅三面有窗,窗外景致怡人,一枝红艳艳的扶桑颤巍巍地探向窗前,把整个餐厅点缀得无比生动。那大大的餐桌上摆放着烛台、花瓶与精致的桌饰,好有品位。一股煲汤的香气从厨房飘来,明明是“家”的味道。


我们的房东迎了出来,这是一对年过70但是非常体面的老人,两人皆是银发飘飘,衣冠楚楚,一句笑意盈盈的“欢迎回家”温暖到我们的心里。这对老夫妇祖籍德国,在芬兰生活了大半生,儿女大了远走高飞,老两口退休后喜欢森林湖泊,就搬到这里来了。这是一所很大的房子,他们老两口住东边,把西边的三间卧室留给租客。院子一隅还有一处单独的房子,现在住着几个韩国客人。



我们的每间卧室都不一样,但都很洁净典雅。在卧室的小吧台上,除了咖啡,还放着小点心与糖果,主人真是细心入微。扎进密林深处,我们原以为今天的民宿必是“偏村茅舍”,没想到却住进了“仙居华窑”,犹如打游戏“本以为青铜其实是王者”,大家都有几分欣喜。


美丽温馨的民宿小院



老夫妻见我们喜欢他们的家非常高兴,便指点着我们四处参观。走到前院,我们才发现这所房子建在漫坡之上,大片修剪整齐的草坪绒绒地从房前流泻而下,四周种了很多果树,已有橙子、柚子挂了果。当即就有人躺在柔软的草地上望天,还嘟囔着,这才叫草坪,除了草香绝对没有狗屎味……


屋前有一棵槭树,树形优美树冠蓬松,形成天然的遮阳伞,遮护着树下的一方木桌和两把木椅,而枝杈上垂挂着一些小杯子小碟子,在这里喝茶、赏花该是怎样的惬意? 


火山石沿着院子的边缘堆砌成不规则的花坛,花坛中争艳着各种花卉,虽是竞相开放,却是高低错落,互不相碍,大大小小每株花都得以充分展示。盛放的恣意美丽,后面累累的花苞蓄势待发,这是个四季不断展妍的花坛。再看花下,土质松软肥沃,没有一根杂草。将花坛伺候到这种程度,除了有高超的园艺技术,主人得付出多少辛苦啊。 



那将近两亩地的花园无论是花坛争艳、亭下秋千、小池睡莲,还是檐下爬藤、玫瑰攀栏、山石点缀……处处可见匠心,却又不显刻意,在疏密有度的布局中,营造出一种“精心的自然与人工的野趣”,这该是园艺的最高境界了吧。我们这些“东施”现场“效颦”,学到不少“皮毛”,但我们首先打心里佩服这对老夫妇热爱生活的心气与创造美好的能力。


厨房飘出阵阵香味,房东给我们开出早饭了。 


大餐厅的两张桌子坐得满满的。餐桌铺着洁白的桌布,精致的碗碟刀叉摆放在餐巾上,汤菜粥面、鱼虾肉肠、蛋奶面包、果蔬糕点、咖啡红茶……一个早餐,食物竟多达二三十种。而所有美食全部配着美器,琳琳琅琅,摆放艺术,让人不忍食用。细心的老夫妇甚至还为韩国人准备了他们喜欢的泡菜,为我们中国人准备了喝粥用的酱豆腐……这对老夫妇实在太能干了,照顾园林,收拾卫生,凡事亲力亲为,还要兼顾十几个人的饭菜,关键是还做得这么复杂、这么精致。惬意的林间生活出门走不远就是大到随时都能迷路的森林,穿过一条小路就是那望不到边际的湖泊。偶有几户民宅,都离得很远,不是隐在林中,就是面朝湖水。芬兰人喜欢大自然,即使不入……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