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旅游》看天下
1979我们创刊42载真情相伴.......
坐公交游红色北京1路——八宝山站
作者:文·图/邓欣
来源:旅游杂志社
发布时间:2021-07-15 10:30

八宝山地区为石景山区的东大门,因盛产八种非金属矿物而得名。据文献记载,西汉循吏韩延寿世居于此,当时称韩家山。后来曾称罕山、黑山、洪炉山。它东邻海淀的玉泉路,西以八角岗子和幕山为界,南面是鲁谷,北有田村山。

 


八宝山革命公墓


八宝山革命公墓就在1路公交车站西边不远处,掩映在苍松翠柏中。它处八宝山南麓,在明代褒忠护国祠基础上改建,分为安葬遗体的墓区和安放骨灰的骨灰堂两部分。



一墓区在公墓东北角半山坡上,二、三墓区在公墓大门内东西两侧。骨灰堂设在公墓院落的中央,由原来古建筑殿堂改建。墓区和骨灰堂分别安葬和安放着我国已故党和国家领导人、民主党派领导人、爱国民主人士、著名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高级工程技术人员、革命烈士、国际友人和县(团)级以上领导干部的遗体和骨灰,是全国规格建制最高、声名最著、红色教育资源最为丰富的园林式公墓,也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进了大门,中间大道两旁的古树正在养护,遮起不少蓝色的彩钢板,四周除了偶有二三个来往行人的交谈声,几乎没有其他的声音。沿着中间大道走近西侧墓区,排列整齐的墓碑跃入眼帘,四周绿树掩映,时有风吹过,光束在摇摇晃晃的树叶中时有时无。眼睛被一座直立的汉白玉碑吸引,绕过树丛,走至跟前,通白的碑体上题“王荷波等烈士之墓”,台阶下铺“永垂不朽”四字。



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国面临内忧外患,外有列强侵略,内有腐朽的清政府。五四运动爆发后,北京学生纷纷南下串连,王荷波带领着工人们在浦镇甫门街举行示威游行支援南京人民的斗争。1927年10月,王荷波因组织发动玉田农民暴动,遭到敌人的疯狂反扑,不幸被捕。11月11日夜,王荷波被敌人在北京安定门外箭楼西边残忍杀害。“中国共产党万岁!世界革命万岁!”这是王荷波生前最后的呐喊。



从二墓区出来,沿着革命公墓骨灰堂向东再向北走,坡顶上是被称为八宝山革命第一墓——任弼时之墓。一位花白头发的老者,见我望着墓碑上的照片,开口说起“上世纪50年代逝世的,和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被称为中共‘五大书记’”。向老者道了谢,才回忆起前一天晚上,查阅资料,对任弼时和夫人陈琮英生前患难与共的伉俪情深印象十分深刻。走近了一看,陈琮英之墓就在任弼时旁侧不远。


叶剑英元帅在《哀悼任弼时同志》中写:“他是我们党的骆驼,中国人民的骆驼,担负着沉重的担子,走着漫长的艰苦的道路,没有休息,没有享受,没有个人的任何计较。他是杰出的共产主义者,是我们党最好的党员,是我们的模范。”


1934年7月,中共中央电令红六军团退出湘赣革命根据地,转移到湖南中部,创立新根据地,并与贺龙领导的红三军取得联系。任弼时被党中央指派为中央代表队随军西征。是年9月,红六军进入贵州苗岭地区,任弼时得了很严重的疟疾,常常满身虚汗,头和手脚在发烧时都会肿起来,脸色蜡黄,即便如此,也仍然指挥西征中的重大战斗行动。


1936年7月中旬,红二方面军踏上艰苦的草地征程,部队晚上宿营的时候,任弼时的篝火旁总是密密麻麻围满了人。战士们虽然肚子里装的是野菜、树皮汤,但一个个都屏住呼吸、聚精会神地听任弼时操着湖南口音讲太平天国的故事,讲井冈山斗争的故事。他们听后信心百倍,精神倍增。这便是任弼时书……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