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旅游》看天下
1979我们创刊42载真情相伴.......
保加利亚 巴尔干之花
作者:文·图/山妖
来源:旅游杂志社
发布时间:2021-10-08 15:29

半个月的保加利亚之旅,令我至今异常兴奋,印象之深刻仿佛一直沉浸在大马士革玫瑰的迷人芳香之中。

 


不止一个朋友说,保加利亚这样一个不大的国家,半个月都能跑遍了吧?我不仅没有跑遍这个小国,其实只去了这个巴尔干国家最中心的一小部分,还意犹未尽! 

 


漫游始终是我不变的选择,而这个国家丰富的旅游资源,质朴的百姓,才是我流连忘返的重要原因。 

 


那些关于安全关于文化的各种令人不安的传言,只有你去过之后才会知道,真的只是传言……保加利亚,这个盛开着千年玫瑰的国度,绝对是巴尔干盛开的鲜花!

 

索菲亚和里拉修道院 

 


作为海拔550米的首府大城市,索菲亚(Sofia)完全没有巴黎、伦敦那样大国首都的躁动,安静、整洁,让人有一种触手可及的亲近感,也就平添了几分喜欢。

 


细雨中走近索菲亚的街巷,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大教堂倒映在广场的雨水中。这座巴尔干最大的东正教堂内部堪称奢华,不过更让人喜欢的是这里的氛围。

 


周末的早晨,教堂仿佛是一座音乐厅,正在上演一场免费的现场音乐会,乐队伴奏、唱诗班领唱、晨祈的人们合唱,音乐犹如天籁一般,任何奢华在这样的神圣面前,都相形见绌。我竟然在这里慢慢听了一个多小时的音乐。

 


沿着一条不知名的街慢慢走下去,一个小广场中的露天书市里,竟站立着许多冒雨看书的人。路旁的广告不停地翻动着各种玫瑰产品,仿佛是在提醒你,这里是玫瑰之国的首都。街道两旁,居然隐藏着不少小剧场,有些门前竟然还排着队。这些年,索菲亚受到好莱坞导演的关注,成为东欧又一个电影基地,戏剧式电影似乎也越来越流行。走进一家小咖啡馆,老板好热情,给了一张卡通地图,上面有很多非主流的好玩去处,不是旅游景点,但反而更有趣。

 


方,也是市民们喜欢的休闲场所。喷泉周围孩子们在疯狂嬉戏,一个小型的图片展正在角落举办,不过这些图片没有大师的作品,都出自普通人,讲述的也是普通人的亲情故事。广场一旁,是大片碧绿的草地,一个小小少年,就在草地中的一棵大树爬上爬下,玩得不亦乐乎。

 

没有哪座城市的男人,像索菲亚男人一样热爱下象棋。街头巷尾,总能看到两个索菲亚男人,为一盘棋局争得面红耳赤。最有趣的一次,见到两位老爷爷,每人拿一个小时钟记时,分秒必争的认真模样,让围观的我忍俊不禁。

 


VitoshaBlvd步行街是索菲亚的时尚风向标。尽管整个保加利亚都罕见国际大牌,但VitoshaBlvd街上,总能遇到穿香奈儿的时尚女郎,或者见到停在街角的豪车。街的两侧,不仅有各种时尚门店,还有数不清的餐馆、咖啡馆,随便找一个,坐下来喝杯咖啡,看看街上熙来攘往的保加利亚人,或者跟旁边的年轻人搭个讪,也许是一个美妙故事的开始。

 


索菲亚其实还有不少古迹,譬如巴尔干最大的犹太会堂、最大的东正教堂、土耳其人留下的清真寺……它们散布在街头巷尾中,要耐心慢慢寻找。

 

很多人把索菲亚当做驿站,稍作停留就会直奔里拉修道院而去。

 


位于索菲亚以南约120公里、坐落在里拉山深处的里拉修道院,这座始建于公元10世纪中期的新拜占庭建筑,几个世纪以来,一直都是保加利亚民族复兴的象征。这里不仅珍藏着许多民族文化的珍宝,还有很多保加利亚的文人墨客在这里学习。在漫长的土耳其人统治时期,更是成为众多保加利亚名人的藏身之所。

 

里拉修道院,外观看去更像一座堡垒,高达24米的院墙,呈不规则的五边形。一进大门,修道院的一切映入眼帘:圣母诞生教堂柱廊的光影、Hreliov’s塔身上的浮雕、修士宿舍的木质拱窗、阳台外盛开的鲜花……组合在一起,是一幅震撼的保加利亚艺术画卷。

 


慢慢走近教堂,从内而外,那些精美的壁画,让人叹为观止。偶尔有一两位修士,在为朝拜者授业解惑,宿舍的雕花台阶上,慢慢走下清修的客人……直到今天,里拉修道院的300多间修士宿舍,依旧对所有朝圣者开放。

 

我问修道院的工作人员,一位很和善的老人,普通游客可以住在修道院么?如果有机会能体验修道院傍晚的萧肃庄严以及早晨的云淡风轻,一定能让人内心平静。没想到,老人告诉我,修道院真的有接受普通游客的住宿。如何知道一个人是真的想清修或者仅仅只是猎奇?老者慢悠悠地答道:在这个一切都如快餐的年代,如果一个人肯慢下脚步来我们这里小住,这种猎奇已经是清修的开始了。

 


大特尔诺沃历史的丰碑 

 

500年的统治,土耳其人给这个国家留下许多痕迹,但无论人们多么不愿意提及,这里依旧有许多抹不掉的奥斯曼帝国痕迹。当我走进大特尔诺沃(VelikoTarnovo)的家庭旅馆时,热心的主人安东连忙端上一杯土耳其咖啡,那种带着颗粒质感的涩苦,让我立刻从燥热的昏沉中清醒过来。

 


没有急着去看景点,坐在客厅,听安东给我讲述这座城市的历史。保加利亚中北部的大特尔诺沃,是一座不折不扣的山城,位于查雷维茨山和特拉佩济察之间,地势险要,不仅曾经是保加利亚第二帝国的首都,在中世纪还是仅次于君士坦丁堡的巴尔干半岛的第二大城市。位于山顶的城堡、山顶的阿森纪念碑、河畔的修道院,都成了这座城市的丰碑,记录着抗击土耳其人的历史。

 

清晨,一缕阳光从窗帘缝中照在床上,起身拉开窗帘,眼前的风景让我惊喜:起伏的山间一片雾霭,山顶的城堡、山间的教堂、还有山谷里若隐若现的杨特拉(Yantra)河,让我忍不住对这座城市的好奇,于是抓起相机,走进了这座山水间的城市。

 

大特尔诺沃老城中两条古老的街——GurkoSamovodska亚的民族复兴时期。Samovodska Charshiya街上的老房子,如今都变成各色的店铺,有画廊古董店,也有二手店、旅游纪念品店。虽然游客很多,但店主绝不趋炎附势地攀谈或主动打招呼,让人感觉有些小小的清高,这或许是保加利亚人的民族性格?

 

SamovodskaCharshiya相比,Gurko十分安静,老房子依山而建,层层叠叠的,有很多枝杈。沿着山间的台阶上上下下,就会到另外一户人家。每一个挂着鲜花的阳台和窗子,都可以俯瞰杨特拉河。偶尔有几个孩子跑过,笑声就会沿着屋檐绕梁而去。一位提着水壶的老奶奶,悠然地给街道两旁的花池浇水,阳光洒在老人的身上,让她看上去那么慈祥。时光在这条街道上,犹如老人的动作一般,慢得似凝固了,耳边只回响着花洒的水流声。

 

意外发现,大特尔诺沃是一座喜欢涂鸦的城市。街巷中随意的角落,都会有涂鸦带来惊喜,让那些枯燥无聊甚至影响观瞻的变电箱、垃圾桶,都变得生动有趣,连我被罚款的停车场,都画着有趣的涂鸦,让人看到了一座轻松诙谐的城市。一座对涂鸦有着包容心的城市,必定也会对文化兼收并蓄。于是……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