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旅游》看天下
1979我们创刊42载真情相伴.......
丹东 鸭绿江两岸的水墨山水图
作者:文·图/张永铭
来源:旅游杂志社
发布时间:2022-02-09 21:21

 

浑江是鸭绿江最主要的支流之一,原名“佟佳江”,近一百多年来,两岸的原始森林被大量砍伐,造成了严重的水土流失,江水因此而变得浑浊,民国年间便有了“浑江”这一新的称谓。浑江于浑江口注入鸭绿江,黄色的浑江水和碧绿的鸭绿江水在浑江口竟然有着一条明显的分界线,和黄河入海口的黄河水和渤海海水的分界线一样明显。浑江口素有“两国两省两江交汇处”之称,浑江和鸭绿江在此交汇,辽宁和吉林在此交汇,中国和朝鲜也在此交汇。



绿江村位于浑江口附近,是“辽东第一村”。鸭绿江的碧绿江水和中朝两国的苍翠界山共同环抱着绿江村,这里不仅拥有北方山水的壮美,还拥有南方山水的清新。早年间这里的村民主要以打渔为生,在鸭绿江禁渔之后,一部分村民搞起了旅游业,家家户户都办起了农家院,另一部分村民搞起了种植和采摘,村里的耕地全部改成了果园。此时正值丰收季节,沉甸甸的苹果挂满枝头,每棵并不粗壮的果树上都结有上百棵果实。很多成熟的苹果还来不及采摘便自然落地,烂在果园的土地中,“化作秋泥更护果”。



上河口村。这里有一座特殊的火车站——上河口站,这里是凤上线(凤凰城-上河口)的终点站,修建于上世纪50年代抗美援朝时期。凤凰城到上河口的铁路线,原本为修建鸭绿江上的水丰电站而建,用于运输建筑材料和电站的设备。后因朝鲜战争爆发,丹东到新义州的跨国铁路线被美军炸毁,为支援抗美援朝前线,便将凤上线延伸为跨国铁路,通过上河口铁路大桥一直修到朝鲜境内。于是上河口站在当时暂时取代丹东站,成为中朝的边境车站。



凤上线作为抗美援朝时期中朝边界最为重要的运输线,无数铁路人为抗美援朝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上河口指挥所旧址便设在上河口火车站的老站房内。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彭德怀元帅曾在上河口三天三夜,指挥志愿军入朝参战。上河口铁路既是这段历史的见证,也是人们心中一座纪念抗美援朝的丰碑。



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丹东、集安等中朝铁路口岸恢复正常通关功能,上河口铁路大桥随即停止使用,由边防部队驻守至今。为开发旅游和纪念凤上线在抗美援朝中的巨大贡献,沈阳铁路局在上河口铁路大桥中方桥头处,修建了一座象征意义的国门,国门上书写的依然是“中国丹东”四个大字,这里才是“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歌词中所描绘的真正过江地点。



上河口站附近的鸭绿江面上,有一座狭长如桃树叶般的小岛,小岛有一个美丽的名字——丹东桃花岛。桃花岛东头是鸭绿江上的另一座断桥——河口断桥。这原本是一座公路桥,和凉水断桥一样,是当年侵华日军为加速掠夺我国资源而修建。在抗美援朝战争时期,彭德怀元帅和毛岸英同志就是从此桥乘车跨过鸭绿江的。1951年,美军出动六批次、三十余架飞机轮番轰炸,使其成为了断桥。桃花岛上桃树林立,每年桃花盛开的季节游人如织。这里便是著名歌曲《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中的“迷人的故乡”。


鸭绿江下游不仅支流众多,而且有很多的堰塞湖,堰塞湖蓄水之后水面升高,江水沿着两侧的支流或山谷侵入山区腹地,形成了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库湾。从卫星图上看,鸭绿江下游流域就如同人脑的神经网络一样,繁杂却不失条理。



水丰电站是中朝两国共建共管的鸭绿江上的最后一座电站。鸭绿江出水丰大坝后,江面异常开阔,一路畅通无阻注入黄海。水丰湖大坝长900米,高146米,通体为水泥结构,当年竣工时的规模号称“亚洲第一”“世界第二”,不过现在这一称号早已过时。恢宏的大坝造就了全长162公里的水丰湖,湖区沿岸群山叠翠,水线以下则是绝壁峭岩,加上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库湾,水丰湖的总面积达420平方公里,有着“东北第一大淡水湖”之称。


提起万里长城,人们总是有“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的固有印象,然而很多事物的真实情况却和人们的固有印象有着很大的出入。嘉峪关并不是万里长城的西端终点,更西还有玉门关;山海关也不是万里长城的东端起点,我国东北的辽宁丹东,还有着同样修建于明代的虎山长城,这里才是万里长城真正的东端起点。



上世纪90年代,我国的考古学家在鸭绿江畔的虎山发现了明长城遗址,随即取名虎山长城。这一重大发现,不仅让万里长城向东延伸了千余公里,同时也印证了《明史》中关于万里长城“东起鸭绿,西至嘉峪”的记载。


虎山长城在明代属辽东镇管辖,最初是明朝为防范崛起的建州女真部及来自海上的外敌入侵而修建;明代末年,后金兴起,虎山一带逐渐成为女真的实际控制区,于是这一曾经为阻挡女真而修建的军事要塞遭到了严重破坏。清朝入关以后虎山长城进一步失去军事防守意义,逐渐荒废。


虎山长城始建于明成化年间,烽火台主要由夯土筑成,山体上的城墙主要采用毛石和土堆筑,形制十分简陋,并不像北京周边的八达岭、慕田峪、金山岭那样高大而坚实的砖石结构。然而当年为开发旅游,在没有经过充分调研史料的前提下,过度并错误地将虎山长城修复为八达岭那样的砖石结构,相当于重新垒了一段虎山长城,完全不顾这里的原貌如何。随着文物保护技术的发展及人们对历史认识的深入,这种完全错误的对古建筑的修复,已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


丹东,既是我国国境线上规模最大的城市,又是我国唯一一座“三沿”城市,既沿海,又沿江,还沿边。


丹东火车站附近的旧鸭绿江大桥桥面狭窄,为单行车道,公路和铁路共用一个桥面,建成至今已投入使用60多年,严重影响通关效率及中朝两国贸易往来。中方在和朝方谈判并征得同意后,全资修建了新鸭绿江大桥,在2014年便已竣工。新鸭绿江大桥位于丹东主城区西面约10公里处,总长3公里,是双塔双索面钢梁斜拉吊桥。桥面往返四车道,连接位于我国丹东新区的浪头和朝鲜新义州南侧龙川郡。


由于种种原因,朝方并没有在大桥的另一侧修建海关边检等通关配套设施,于是新鸭绿江大桥建成多年却迟迟未能通车。新冠疫情爆发后,朝鲜完全关闭……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