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旅游》看天下
1979我们创刊42载真情相伴.......
行走的风景
作者:文·图/邱璇
来源:旅游杂志社
发布时间:2022-02-10 21:55


出发!一早天刚亮,我们就怀着既忐忑又期待的心情驱车上了通向三江源的唯一道路——青藏公路(109国道)。出格尔木市25公里左右,便可看见昆仑山门纪念碑伫立在道路两旁,东侧纪念碑上镌刻着“万山之祖”,西侧则与之对应地刻着“巍巍昆仑”的金色字样。咫尺间的昆仑山,让我想起了毛主席的《念奴娇·昆仑》,描写到昆仑山:“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



昆有高之意,仑则有屈曲盘结的状貌。昆仑山,横卧中国西部高原,历来都被尊称为“万山之宗,龙脉之祖”。在这里,孕育了中国神话体系之一的昆仑神话,围绕昆仑山产生了很多脍炙人口的神话,传遍天下,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昆仑山也被赋予了更加神秘的色彩。



在这里短暂停留后,我们的心情也由来自高反的压力逐渐放松、兴奋起来,准备去往下一站——昆仑山口。沿途路过了一些昆仑山祭仙坛、纪念碑等,是纪念为建造青藏公路而牺牲的人们,向他们致敬!在青藏公路的西大滩路段,我们还遇见了外观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昆仑山矿泉水灌装厂,就是我们平日在超市就可以买到的昆仑山矿泉水的灌装生产地。



随后我们还驱车到过昆仑神泉、西王母瑶池等一些昆仑山世界地质公园的景区。这里经历了复杂多期次的地壳运动和洋陆转化,在距今约5000-5500万年以前的新生代始新世时期,印度板块和欧亚板块碰撞,青藏高原强烈隆升,使昆仑山世界地质公园成为青藏高原北部最主要的应力释放地带之一,地震频发,同时由于高原隆起,公园进入冰冻圈,造就了区内高寒气候,形成多次冰期和相应的冰川地貌。这些地貌随处可见,真是令人惊叹,遗憾的是这些都是“过电影式”的路过,由于赶时间,我们并没有停下车来。此外,如果足够幸运的话,还有可能看见生活在高海拔地区的羊群、牦牛和牧民。



从昆仑山门纪念碑到昆仑山口,大概要行驶130多公里。昆仑山口是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地、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园区的起点,是青海、甘肃两省通往西藏的必经之地,是青藏公路上的一大关隘,因山谷隘口而得名,亦称“昆仑山垭口”。



昆仑山口是昆仑山世界地质公园的南大门,海拔4767米,是青藏公路、青藏铁路穿越昆仑山的咽喉,更是当年陈毅吟唱“昆仑魄力何伟大,不以丘壑博盛名。驱道江河东入海,控制五岳断山横”之所在。垭口的南面是辽阔的长江源高原和可可西里内流山原。垭口的北面莽莽昆仑层峦叠嶂直抵柴达木盆地。当我们驻足在这里,可以真正地领略到昆仑山之韵,龙脉之恢弘,体会青藏高原之坦荡和昆仑山世界地质公园之博大、深邃的意境。



青藏公路旁立有“昆仑山驿”的道路指示牌,这里也是我们进入三江源的第一个驿站,听说从这里开始海拔便会直线上升、天气骤冷、路况会很差,我们下车前穿上最厚的衣服,戴好太阳镜,喝点儿葡萄糖水,一通准备后,便缓慢地从车里出来,生怕在这4767米海拔的高度瞬间产生高反。



在道路一侧是2018年立的青海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地和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区的石碑,另一侧便是昆仑山口纪念碑、杰桑·索南达杰烈士纪念碑等。我们下车后先去了昆仑山口纪念碑,分为主碑、副碑、陪碑、雕塑、底盘五部分,材质为汉白玉。主碑高4.767米,是昆仑山口海拔高度的千分之一,碑底座用花岗岩块石砌成9.6平方米的基础,象征它屹立在中国的广袤土地上。



紧挨着昆仑山口纪念碑的一侧,便是杰桑·索南达杰烈士纪念碑。美丽寂寥的可可西里正安睡在宁静中,但突然出现的枪声打破了这片宁静,藏羚羊保护站上的巡山队员被盗猎者残杀。巡山队长带领巡山队连夜紧急出发,誓要抓到盗猎者。但是盗猎者如同鬼影般忽然消失,留下的只是成百上千具剥去皮毛的藏羚羊尸骨。巡山队员在遍布危险的茫茫大戈壁上奋力追踪,经过殊死搏斗,藏羚羊的皮毛被找回,但狡猾的盗猎头目再次漏网。巡山队员冒着风雪继续追赶盗猎分子,但此时,环境越来越恶劣,车辆抛锚、汽油耗尽、食品短缺、大雪封山,巡山队员一个又一个地牺牲,他们在和盗猎分子的对峙中,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这是2004年以杰桑·索南达杰为原型改编的电影《可可西里》的部分情节。带着这份情结,我们来到海拔4767米的杰桑·索南达杰烈士纪念碑,杰桑·索南达杰是可可西里第一代守护者。



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非法偷猎者大量涌入,野生动物特别是藏羚羊的数量急剧减少,当地政府因经费不足,保护野生动物的范围和力量也相当有限。1994年1月18日,治多县西部工委书记索南达杰为保护藏羚羊,1人同18名偷猎者对峙中,英勇牺牲;1996年5月,中国国家环保局、林业部授予杰桑·索南达杰“环保卫士”的称号;同年,中国民间第一个自然生态环境保护站——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奠基。这里作为可可西里反偷猎工作的最前沿基地,促进了可可西里藏羚羊保护的进程。


在我们瞻仰杰桑·索南达杰烈士纪念碑时,恰巧遇到巡山队员,听他们说巡山路过这里都会特意下车,向这位英雄的塑像献哈达、敬青稞酒。在他们的感召下,我们也深深地鞠躬,以缅怀这位“环保卫士”,同时也暗暗下决心在这次行程中一定尽所能地保护环境、保护这片净土。



继续前行在三江源国家公园中,从这里开始路况变得更差了,由于是连续冻土环境,所以绝大部分都是搓板路、泥泞路、断路,而且货车几乎占到全部车辆的三分之二,可以想象,在这种情况下,堵车便成了家常便饭。原本计划日落前到达唐古拉山镇,由于极差的路况,我们开始考虑是否留宿在五道梁过夜了。


像很多长途公路中转站一样,青藏公路从五道梁镇中间穿过,小镇只有200人左右的常住人口,公路两边有很多小饭馆、修车铺和加油站。听过路司机说,这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到了五道梁,哭爹又喊娘!”五道梁海拔4675米,其实并不是青藏线上海拔最高的地方,但为什么不说唐古拉山口“哭爹又喊娘”呢?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五道梁离格尔木市才270公里,而人们往三江源、可可西里或是西藏走,会从海拔2000多米的格尔木骤然升高到4675米的海拔,身体很有可能还来不及适应,就产生高反了。


不过当我们到五道梁时,都觉得身体状况还好,索性没停留太久就开往风火山了。之所以叫风火山,传说当年孙悟空和唐僧去西天取经路过火焰山,向铁扇公主借芭蕉扇未果,反而被铁扇公主煽火烧着了虎皮裙,孙悟空一个筋斗翻到昆仑山,一块着火的虎皮裙掉到了风火山,风助火威,把山上的石头全都烧红了,因此得名风火山。


一路上,在离青藏公路垂直距离不太远的地方,我们还幸运地遇见了可可西里中生命的奇迹——藏羚羊、藏野驴、斑头雁等,它们在这片纯净而广袤的土地上快乐地奔驰翱翔。不远处,天气骤变,本来晴朗的天,突然阴暗下来,通透纯净的白云突然变成像黑色幕布一样,在远处的天空倾泻而下。我们知道前方一定是有暴雨或者冰雹等恶劣天气了。


“呀,下的不是雪了,是冰雹!”我突然喊道。我们眉头倏地一下紧了起来,周围的空气也凝聚了起来,因为马上就到5010米海拔的风火山口了,在这样能见度只有几米的突变天气和5000多米的高海拔地区情况下,驾驶是很危险的,又不知前方的路况如何。在同伴的沉稳驾驶下,我们的房车终于穿出风雪冰交加的区域,这一幕让我领教了什么是瞬息万变的高原气候,体验了一回《西游记》中“冷冷飕飕天地变,无影无形黄沙旋。一轮红日荡无光,满天星斗皆昏乱。”的感觉了。


最后又经过十几公里爬升后,我们顺利抵达青藏绿色驿站7号——风火山(驿)口。天气像是在和我玩耍,雨过天晴!于是我们决定挑战一下自己,准备在这5000多米海拔的风火山口徒步上行……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