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旅游》看天下
1979我们创刊42载真情相伴.......
铁打荆州雨中来
作者:文/徐玉向
来源:旅游杂志社
发布时间:2022-02-15 23:16

窗外淅淅沥沥下起小雨,到景区停车场时雨势渐大。因为没有带雨具,我把旅行社发的帽子往脑袋上一罩便下了车。绕过屈原塑像,再攀一座小桥,荆州古城墙赫然跃入眼帘。



午饭过后我奔向荆州古城。仰望着这座传说中的神奇所在,一时心中不平静起来。我对于荆州城的全部印象仅停留在20多年前读过的《三国演义》,那还是小学暑假期间从父亲的书橱里随意抽出来打发时间的。得知学习交流活动在荆州举行会议时,我还特意重温了《三国演义》中有关荆州的相关章节。


参天水杉、漫地落叶、斑驳城墙、一袭杨柳、缓缓河水,连同各式雨伞和各地方言,我站在初冬略带凉意的雨中,眼前的一切渐渐又不真切起来。


一层、两层、三层……数不尽的青砖,默默叠加起来,超越了花草,超越了护栏,超越了人间的眼耳,在荆楚大地之上横空而立。无从分辨哪一层是周厉王、西汉景帝、三国蜀汉、东吴……我从下往上细细打量起这座城墙。当我从墙根浏览到最上层的城垛,仅仅用了十几秒,这些青砖却让时空整整跨越2600多年。以密密实实的青砖为骨,石灰糯米浆为血肉,以荆楚大地英雄气为魂魄,遂成就了铁打荆州


一边听着导游讲解,一边沿着古城墙脚下缓步前行。待进入瓮城时,青石铺成的通道上已被雨水洗得光亮一片。宾阳楼下荆州城三个金色大字,在这迷蒙的阴雨天里,在青砖为底的宏伟城墙衬托下,显得格外凝重。


自秦汉之后,荆州都是历代王朝封王置府的重镇,是朝廷倚重的商业都市,是连接南北贯串东西的交通要津,更是争霸中原的军事堡垒。古代建造荆州城墙这样一项大型军事防御工事,曾动用了数不尽的人工和物资。单是这种青砖与普通民房用的青砖又不同,它是特制的,每块重达4公斤。当年烧制这些青砖时应该是项艰巨的任务,砖上留有烧制时的文字。这些青砖应是从全国各处砖窑厂里烧制后,再用船沿江溯河,或千里或百里,日夜兼程运送过来。


城墙建好之后便被数不尽的战争洗礼。一波波的守护者倒下,又一波波地涌上来,前赴后继,义无反顾。城在,人在;城破,人亡。每一次战争之后,城墙与人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于是守城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朝代也是一个接着一个,不同的年号,不同的旗帜,不同的官兵,如走马灯一般来来去去。


而破损的城墙呢?依然是用那重达4公斤的特制青砖,连同守护者流下的鲜血被层层填埋起来。当一场战争结束之时,有功人员在庆功宴上觥筹交错时,唯有古城安静地俯首于荆楚大地。时至今日,当年古城上叱咤风云者尽皆成为传说,古城在荆楚大地愈加显得宝贵。当年古城上守护者的血迹早已风干,唯有青砖依然真切地在我们的眼前。


雨越下越大,衣服即将淋透,帽子开始往下滴水,我躲进宾阳门下。雨声渐渐掩去一切声音,我屏气敛息,一时仿佛传来呼……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