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旅游》看天下
1979我们创刊42载真情相伴.......
沈园遗韵
作者:文/杨建
来源:旅游杂志社
发布时间:2022-02-16 23:25

沈园虽然在南宋时期就是名扬越中的江南名园,也许是它不愿见证那场让人断肠的悲情而留下的伤痕,这里似乎总弥漫着一种幽怨悱恻、缠绵伤怀的氛围。拜谒沈园,人们的情致也似乎不在亭台楼榭、小桥流水、梅竹成影的景物上,多半在要去聆听在园中回旋了八百多年的那一曲千古绝唱——陆游与唐婉的足以让天荒地老的爱情故事。



八百多年前,一个春暖花开、杨柳依依的时节,经历了被迫休妻和江山破碎双重打击的陆游,心事重重地踽踽独行于沈园,也许注定他要将自己那浓浓的相思,苦苦的离愁留在沈园,让后人为此唏嘘为他传唱,意料之外地遇上了曾经是琴瑟相和、伉俪相待的表妹唐婉。旧人相见,心中纵有千言万语,也无声凝噎了。山盟空在锦书难托,悲戚难言的陆游,酒入愁肠,血泪迸出,把万千思绪凝于笔端,挥毫题壁《钗头凤》一曲: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一词既成,陆游怅然而去,沈园因此就成了陆游每一脚都能踩痛往事的伤心地。同样是黯然消神、心底漾着丝丝缕缕伤感的唐婉读后,再也抑制不住澎湃的感情波澜,用原调和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这是怎样一出不甘又无奈的爱情悲剧呀!沈园的一草一木都作了无言的见证。此后,在极度哀怨和痛苦之中,唐婉郁郁死去。


沈园之会和唐婉之死,使陆游受创的心灵再也不能愈合,他一生都在怀念着无辜被弃郁郁而死的爱妻,也没有忘记沈园。在他去世前的五十多年间,他又写下多首追念唐婉的诗稿。从这个意义上讲,是沈园成就了陆游,一种沈园式的悲愤与苍凉从此熏染了陆游的诗章,沈园也因了陆游的悲情诗,成了断缘也是牵缘的情殇之园。


沈园静静地淹没在江南的一群古朴、雅致旧宅里,当年的沈园而今已化蝶而去了,它的遗书只是一首词。它没有任何的张扬,含蓄而静谧,远处,有几丝淡淡的古乐随雨飘来,悠悠扬扬地给人一种凄清的美感。几经寻觅,终于在沈园偏僻的一角找到陆游当年题书的旧址,然而他的墨迹早已让千年的风雨洗涮殆尽了,只有那嵌在墙壁上的新造石刻,可供人们想象陆游怅然赋诗的情影。站在这道断壁残垣前,杨柳依依,湖水盈盈,哦,这岸边的柳柔可曾抚摸过诗人悯怅的脸颊?眼前这清澈的湖水,可曾映照过唐婉忧郁的倩影?幽静的沈园默默无语,似乎只有微风挟带着那个时代的悲凉在吟唱着那一曲千古绝唱,在述说着那个时代的是是非非。


一曲《钗头凤》,在陆游心中回荡了五十多年,在沈园的每个角落袅袅飘荡了八个多世纪。沈园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建筑,每一棵草木,都回应、弥漫着唐陆幽怨哀伤的恋情遗韵。沈氏园中著春风,幽雅别致景……


©2005-2014 旅游杂志社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09034652号-1 Email:service@52dzb.com 010-51663573